南通特色吃食–冷饤

0

麦浪滚 冷饤香

■ 朱美华2013-05-13

五一假日回唐闸老家,从公交车上下来一路上只见田野里一片“麦浪翻滚绿浪涌”的景象,涌动的绿浪送来阵阵清香,令我陶醉。途经菜市场门口 “卖冷饤——卖冷饤——”一阵久违的吆喝声,一农妇用淘箩装着冷饤,花毛巾半遮掩,我直盯着色泽青碧、清香袅袅的冷饤,毫不犹豫掏出二十元买了两斤。

母亲见我买了冷饤也挺高兴,连忙洗手将冷饤拌糖,抹上麻油搓成鸡蛋大小一个一个放进白瓷碗,一边搓捏,一边就回忆说,“年轻时每年到了这个时候,家里就时兴元麦青做成冷饤吃……”母亲话语一下把我拉到小时候光景:我清晰记得做冷饤要花费半天时间,外婆家前有一亩元麦地,麦子青青拔节抽穗,麦粒灌浆后,外公和外婆就下田先割下青青的麦穗两大筐背回家,放在扁箩里;母亲和舅舅用手将麦穗揉开搓去芒皮,我在一旁用扇子用劲地扇,让风吹跑芒皮,再扬去麦芒筛簸清爽。外公点火烧灶,外婆把元麦粒子放到大铁锅里翻炒,母亲还到麦田路边采摘了很多蚕豆,扔到锅中一起翻炒,外婆说,蚕豆熟了,麦粒就到火候了。当我和舅舅找蚕豆吃时,他们三人又忙着给麦粒去皮,外公称这样吃起来才不“糠嗓子”,双手不停地在熟透的麦粒上用劲来回搓磨,再挪到风口用簸箕扬去麦壳,一颗颗麦粒碧绿晶莹、剔透玲珑得像翡翠一般。最后,外公背着布袋送到大队部磨坊里磙磨,老牛拉着石磙吱吱呀呀地又稳又慢,石磨四周吐出的一丝丝青条、一缕缕绿线,在70年代闻之特别浓郁,入口松软乳嫩,我与舅舅往往绕着老牛抢着绿丝条先尝为快。回想多年情景,真是“清香绕着石磨飘,丝丝冷饤牛湿汗,儿童急跑老牛前,欢声笑语解嘴馋。”

“现在大家很少吃这东西了,少吃一点,尝尝鲜……”母亲将捏好青团发给大家,我掰了一小半顺手塞到5岁小侄儿嘴里,他苦着脸咧着嘴问:“这是啥?不好吃,我不吃!”大家听了哈哈大笑,我说:“这是冷饤,我们小时候的美食。”

的确,冷饤可以捏团绿生生直接吃,煮粥、煮饭特别有营养助消化,还可以和着糯米、芝麻做饼或蒸制或油炸,甜咸兼宜,新鲜嫩绿的冷饤吃到嘴里柔软爽口,口齿留香、馨香肠胃,那冷嫩绿意发挥到淋漓极致,难怪“冷饤”也称“冷嫩”。欣赏冷嫩者,吃的就是冷食,美的就是“嫩”字,名实相映,赏心悦目。

南通民间传说着立夏前后吃冷饤可以防止疰夏、保胃止泻。值至风吹麦浪,民间美食冷饤不再是纯人工的原汁原味;当下衣食无忧,民间美食冷饤也不是饥荒年代的珍贵营养。但重拾传统饮食文化,呼唤南通舌尖上元素,也是一种文化价值的自信自立,愿市民饱尝青郁麦香时鲜的冷饤时能分享到本土的美食文化和养生文化。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