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山“看景”—傅溪鹏

0

        从南通市驱车南去,十几分钟的路程,闻名遐迩的狼山风景区便闪现在眼前。春意正浓的狼山,林木茂盛,郁郁苍苍,清溪潺潺,鸟语花香。

在长江入海口的北岸边,在一马平川的江海平原上,狼山、剑山、军山、马鞍山、黄泥山滨江而立,五山秀丽多姿。站在五山之首的狼山上,举目眺望,莽莽长江,雾霭茫茫,此为长江最宽处,北岸至南岸,江水宽约八九公里,宛如浩瀚大海,无边无际。狼山,东西走向,北幽南畅,北麓沿边悬崖峻壁,难以攀登;南坡平缓,易于上行。

狼山支云塔

古代,狼山原是长江入海口江水中的一个孤岛,长年的泥沙淤积,便与江北岸连为一体。但山脚下依然留存下一条环山的清澈的“护山河”,并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叫“玉带河”,为狼山增添了一景。山上寺庙里有一副对联:“江束四围圆,潮平两岸阔”。这有力地证实了此山原为“江心岛”。古人巧喻此江心岛之狼山为“美女梳头”、“老衲坐禅”。真是诗韵优美,寓意深远……

狼山景区有个迎客宗旨:先照远,后照近。即先盛迎远方贵客,尔后接待近处嘉宾。可见,狼山胸怀天下,先人后己,乃有圣贤之心。

宽大为怀的狼山,有一个美丽的传说。古代,此山有一只白狼精,占山为王,无恶不作,把个风光优美的青山糟蹋成荒山野岭。一天,一位远方云游的年轻和尚累了,想借此地歇歇。“这有何难?”白狼精心想,一个座位之地能有多大,便轻狂地瞟了和尚一眼,“你要借多大地方?”“不大,不大。有个袈裟大小的地方就可以。”“无妨,无妨。”白狼精见那袈裟不过三五尺大小,便爽快答应了。“老衲这里有礼,谢谢施主。”只见那云游和尚挥起袈裟,往天上一撒,不料,那袈裟顿时飘飘洒洒散扩开去。如同一张无边无际的大网,从天而降,把整个山全都罩在网内……白狼精见,慌了手脚,知道遇到法力无边的仙人了,立即拜倒在地:“圣贤在上,受小人一拜!”白狼精算是知趣,自个儿卷起铺盖,让出狼山。临走,白狼精跪求道:“能否将此山叫狼山,也算给小人留个思念?”“老衲答应你。”

这位慈悲为怀的和尚,便是后来让狼山兴盛起来的大圣菩萨。由此,当地便留下了一句幽默有趣的后话:“大圣菩萨借狼山,有借无还。”

狼山顶上的广教寺,寺门两边粗大的黑色圆柱上,书写了一副气吞山河的对联:“长啸一声山鸣谷应,举头四顾海阔天空”。可见狼山气势之非凡。

步入寺院,登上大圣宝殿。大圣菩萨端坐堂上。大殿黑亮的圆柱上,可读到诗联一对:开门便笑笑古笑今凡事付之一笑;大肚能容容天容地于人无所不容。大圣菩萨胸襟之大,如汪洋,似苍穹……

广教寺的住持锦荣大师在佛堂里接待了我们这些自北京、南京等地来的中国报告文学作家采风团全体成员。

锦荣大师仔细讲述了中国佛教的精髓。佛教倡导慈悲为怀,忠孝行善。正如佛祖所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大有牺牲精神,值得敬佩。

千年古刹的广教寺,殿宇雄丽,气势恢弘。环绕广教寺的众多景点,更是多姿多彩。北麓园内,山石奇绝,峰、岩、洞、石,颇负盛名。初唐四杰之一的骆宾王墓、鉴真和尚遇难纪念塔、清康熙御书亭、摩崖石刻、平倭碑亭、军山飞瀑、张謇铜像、三仙祠、关帝庙……风景万千,令人心驰神往。怪不得,千百年来,文人墨客于狼山留连忘返。北宋政治家、思想家、文学家王安石赞叹道:“遨游半是江湖里,始觉今朝眼界开。”宋代大书法家米芾游罢狼山,心潮澎湃,欣然挥毫:第一山。

这个闻名于世的狼山,其实高度并不高,只有海拔106.94米。然而,“山不在高,有仙则名”。中国有四座佛教圣山:五台山、九华山、峨眉山、普陀山;另有八座佛象小名山,狼山即为八大佛教小名山之首,可与四大佛教圣山比名……

站在狼山峰巅,眺望南通市。阳光下,城池璀璨耀眼,熠熠闪光。南通市不仅拥有“江海第一山”,还拥有“中国近代第一城”的美誉。丧权辱国的中日《马关条约》签订后,南通籍的清朝状元张謇激于义愤,为挽救于危难中的中国,满怀抱负,返回故里,兴办实业,创建学校;大搞文化、水利、交通建设,为今天的南通留下了近现代城市建设的科学格局。为此,中科院院士、工程院院士吴良镛惊叹南通为“中国近代第一城”。

今天,在全国中型城市中,南通更有许许多多的“第一”:二十多位院士、好几位闻名的大画家(袁运生、袁运甫兄弟等等)、二十多个世界冠军、主跨桥长达1088米的世界最大最长的钢索斜拉桥——苏通大桥……屈指一数,在全国地县级市中,在各个行业里,南通居然拥有70多个全国第一,有的甚至是世界第一。真是奇迹的“故乡”!尤其令人振奋的是“百岁老人之最”。据说,全国有4000多位百岁老人,南通居然拥有400多人。

南通为长江金三角的北角。南通大桥通车后,可与大上海连为一体,只需一个多小时便可到达。如今,上海与崇明岛之间,已在长江江底开凿江底隧道。而南通与崇明岛之间也正在计划架设长江大桥……明天,这个流金淌银的南通市,将是座开掘不尽的金山……

  中国近代第一城——南通与江海第一山——狼山,比肩辉煌……

 

转载自:《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06-06-07 第07版 ) 文/傅溪鹏

 

作者简介:

傅溪鹏,福建泉州人,1964年毕业于上海复旦大学新闻系。1964年参加工作,历任国务院对外文化联络委员会宣传司、特稿社干部,《新体育》杂志编辑,《报告文学》出版部副主编,《中国艺术报》副总编,中国报告文学学会副会长、秘书长,编审,现任中国报告文学学会机关刊物《中国报告文学》杂志主编。1979年开始发表作品。80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散文报告文学集《人生断裂层》、《北京生命线》、《元帅的女儿》、《世界最大海难》、《傅溪鹏报告文学选集》等26部,主编《中国新时期报告文学百家》(合作)、《历史的使命》、《青春黑匣子》等。《沉重的车站钟声》获1988年中国潮二等奖,《三连冠主帅交响曲》获《钟山》优秀作品奖,《安得广厦千万间》获《报告文学》优秀作品奖等。《沉重的车站钟声》等作品曾获“中国潮”等全国性报告文学奖。



回复

avatar
  订阅  
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