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生纱厂厂儆图

0

大生纱厂由清末状元张謇先生所创办。大生纱厂于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成立以来,沿革已逾百年。

张謇先生不以官场为念,退居乡梓,实业救国。先兴实业,后以实业之利发展教育、文化、卫生事业。一生波澜壮阔,大公无私。当代学人吏绅当以张謇先生为圭臬!

现分享大生纱厂厂儆图四幅,以感念先生创业之艰。

厂儆图由江宁画师单宁所作,尝悬于厂内公事厅。

第一幅:《鹤芝变相》
“鹤”指潘华茂,字鹤琴;“芝”指郭勋,字茂芝。他们是大生纱厂在上海的董事,曾承诺筹集股金四十万两,但直到厂址择定开始购地建房的时候,潘、郭的股金还分文未见。后工厂改为官商合资,潘、郭承诺筹股二十万两,后来又改变承诺,只答应筹股八万两。最后未交一分一厘,公然退出董事会,使大生纱厂创业伊始就遭遇了一次危机。张謇并在画上题识:“谣曰:鹫非鹤,菌非芝,以为鹤而鹫笑,以为芝而菌嗤。汝则不智,奚鹫菌之怨为?”。

第二幅《桂杏空心》

画空心的折枝桂、杏二树;“桂”指江宁布政使桂嵩庆,“杏”指官僚买办盛宣怀(字杏荪)。盛曾许诺筹资二十五万两,桂曾许诺助筹五六万两,但二人后来食言自肥,见死不救,使张謇“中夜彷徨”、“忧心如捣”。

第三幅《水草藏毒》

画水草丛中有鳖(王八)二只,以水、草分别影射汪、黄(通州知州汪树堂及其幕僚黄阶平);讽喻他们煽动士人递呈抗议,聚众滋事,给张謇加上了办厂扰民的罪名,多次给大生纱厂设置障碍。而实际在筹办纱厂五年中,张謇自谋生计,自己个人不曾动用纱厂一分钱。

第四幅《幼小垂涎》

画二小儿欲取高处盘中之果,影射的是大生纱厂即将投产而资金匮乏时,上海巨商浙江候补道广东朱幼鸿、盐务督销福建严小舫企图乘人之危,低价盘下大生纱厂产权(分别取二人名字中间一字成“幼小”)。张謇为筹集纱厂流动资金,不停地到处奔波,来往于南京、芜湖、武汉、上海、扬州等地,所有出差旅费由自己支付,钱不够时以南通状元之名卖字来筹措路费。当时浙江有个官员朱幼鸿看到他陷入困境,表示愿意以低价盘下大生纱厂,吞吃这只“落地桃子”。



回复

avatar
  订阅  
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