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语言学家潘悟云:任何语言消亡都是人类损失

0

语言和方言文化的整理、保存、展示是语言文化保护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关于少数民族语言和汉语方言保护的重大意义、现实难点、未来方向等问题,记者采访了中国语言学家、上海高校比较语言学E-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潘悟云先生。
语言就像新鲜空气般珍贵
文汇报:国家和相关学术机构对少数民族(濒危)语言越来越重视,有关科研项目陆续开展。为什么这么重视语言保护?
潘悟云:人类自身的所有属性中,最重要的就是语言。以前,我们说,人之所以区别于动物,是因为人会制造工具。
其实不然,猿类也会制造工具,而语言才是人类的特有属性,也是一切文化的载体。动物只能依靠进化,能力主要来自基因遗传;而人类除了进化,还可以依靠语言,所有创造通过语言世代相传,于是形成文化。
人类文明史,或称信史,就是说有文字记载的历史才是可靠的。但文字出现不过几千年,我们怎么去研究文字出现以前的人类历史呢?语言先于文字存在,有人类就有语言。现代语言是古代语言演化的结果,通过语言演化规律,可以构拟原始人类的语言,通过不同语言之间的关系,综合考古学、遗传学等,可以追踪人类文明的起源与发展。
语言就像空气,在人的生活中最为平常,却弥足珍贵。人们以往不曾觉得空气重要,现在一旦雾霾严重,大家才意识到新鲜空气的宝贵。语言也是一样,谁都会说话,可一旦语言消失,负载的文化无处可觅,我们才会感到它的可贵。语言是生命体,会经历诞生、演化、死亡的过程。所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向全世界呼吁:“语言多样性是人类最重要的遗产。每一种语言都蕴藏着一个民族的独特文化智慧,因此任何一种语言的消亡都将是整个人类的损失。”
语言的消失是不可复原的
文汇报:您觉得,语言保护的难点在什么地方?
潘悟云:语言最重要的两大功能是交际和思维。为了便于交流,我们要推广普通话。解放以后,推广普通话成了语言文字的最重要工作。各级部门对推普都很重视,但是往往忽视了语言的思维功能。很多人以为只要有了普通话,方言即使消失也无关紧要,这是目前语保工作的最大难点。
人类靠语言思维,语言影响思维,进而影响文化。语言的多元,决定了文化的多元。例如,现代汉语不同于古代汉语,唐诗宋词翻译成白话文就失去了原来的意境。莎士比亚的原文和汉译本,二者差异竟似葡萄酒与白开水。苏州评弹如果用普通话来唱,就不再是苏州评弹了。但是,语言与文化之间的这种关系,往往被忽视,而这种忽视会影响到语言保护。
莫说语言保护,现在只怕仅用录音、视频保存将要消逝的语言都很困难。一方面,能用纯正的民族语和汉语方言说话的人越来越少。年轻人很多从小就没学,根本不会说;老年人虽然会说,一些不常用的词往往想不起来。另一方面,受过专业训练能用国际音标记录语言的人太少太少。

文汇报:那您认为,现在的语言保护应该朝哪些方面去努力呢?
潘悟云:首先,要提高全社会对语保工作急迫性的认识,其次要提高语保项目参与者的积极性,要把他们的工作列为重要的科研成果。语言保护已经迫在眉睫,完全是在与时间赛跑,单纯依靠旧有的“传帮带”方法已远远跟不上语言消亡的速度。
有些事物消失了,还可以再造。但是语言的消失一般是不可复原的。我的一个学生在贵州调查,发现隔壁村里有个濒危方言,会说的只有一个老人了,她打算下次去找老人家记录。可惜第二次再去时,老人走了,这个语言也就永远消失了……
复旦大学正在建设“中华文明数据中心”,综合遗传、语言、文献、文化学等多个学科,探讨中华文明的共同来源与共同发展。以前的民族研究,更多强调各民族文化的多样性。现在,我们还要研究各民族文化的同一性。例如,现代的汉族与藏族差别很大,但在6000年前就是一个民族,居住在现在的甘肃、陕西一带,说着同一种原始汉藏语。我们分析现代汉语和藏语中的大量同源词,还能提供汉藏文化同气连枝的语言证据。我们希望“中华文明数据中心”能同全国各地紧密合作,共同探讨中华各民族文化的同一性。特别是我们的语言数据库建设,有助于国家语言保护工程的推进。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