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语方言拼音方案释例

9

作者:本源斋独立学者 水月

汉语方言拼音方案应采用《汉语拼音方案》字母表的字母,用同样的原则和方法制定,以方便普通话和方言的对比与应用。本来汉语各方言包括普通话都是同根同脉,完全可以跟中古汉语音韵系统作一一对应来反映各自的流变,这种对应关系严格整齐、脉络清晰,因此,中古音系是我们的参照坐标,而在拼音方案的设计上则应以《汉语拼音方案》为蓝本,一则它是汉语标准语的拼音方案,全国通用,二则它是国际上拼写汉语的标准,无法取代。

国际上拉丁字母一般使用习惯与在汉语中的应用

辅音分清浊,如p/b, t/d, k/g,一一对应,但很多语言送气不送气并不区分意义,不是对立的音位区别特征,比如你将telephone的t发成不送气并不影响交流,只说明你带有某种口音。因为这种国际习惯,威妥玛拼音或邮政式拼音使用者在实际拼写汉语时将南京拼成Nanking,将台北拼成Taipei,弄得你不知道哪个该送气哪个不该送气。在保留浊声母的方言,如吴语,所谓“法吴”拼音不仅区分送气不送气,还区分清浊,如帮、滂、并的声母分别是p,ph,b。标准语普通话没有清浊之分,由于英语的普及,p,t,k被默认为送气清辅音,汉语拼音用b,d,g来表示不送气清辅音与p,t,k形成对立。使用b,d,g事实上也是和许多日耳曼语发音一致的,因为譬如在英语、德语中,b,d,g在单词开头会清化为不送气音,和普通话一样。至于在词中、词尾保留浊音,普通话中并没有这样的音节,所以无需关心。从大汉语的角度看,象吴语这样的有浊音的方言,不妨在b,d,g字母上加符号表示,如b’,d’,g’,这样,帮、滂、并的声母可以表示为b,p,b’。

zh,ch,sh; z,c,s; j,q,x是《汉语拼音方案》里被说成最具有中国特色的用法,那我们就扒一扒这些字母的国际用法。z在德语中跟汉语拼音一样发音,c在斯拉夫诸语言中类同汉语拼音发音,s的发音就不用说了。zh,ch,sh实际是对应z,c,s的一组声母,zh纯粹是仿z,c的送气与不送气关系,从而生成的zh,ch对应而来。zh在外语中用来转写/ʒ/这个音。在zh,ch,sh这组声母里,后两个跟外语的发音比较类同。j,q,x的用法最受诟病,其实那些人真不全面了解字母的用法。j好像无需讨论,基本认可。x在葡萄牙语里是/ʃ/,西班牙语里也有少数词发这个音,类同汉语拼音。q在英文里发/k/,拉丁化新文字把尖音声母写作zi,ci,si,把团音声母写作gi,ki,xi。实际上gi,ki,xi反映了近代官话见组声母腭化之前的发音。汉语拼音决定不区分尖团音以后,ki被读音近似的q代替也是顺理成章的。另外,软腭硬腭的转换也是人类语音变化规律之常见现象,广东话说xi(希)是hi,西班牙语中许多x还念作h,例如Taxas,由于和字母j的发音相同(西班牙语j发音同汉语拼音h),México又写作Méjico。普通话中声母为x的字大部分都来自尖团合流前的晓母、匣母和心母,如果只看晓母、匣母(两者合并为h),就和西班牙语有异曲同工之妙了。

r字母,汉语拼音里是卷舌擦音,英语里是卷舌近音带唇化,在美国英语里处于词尾时跟普通话的儿化音一样。

元音字母主要是a,e,i,o,u,他们都有一定的音值范围,允许不同的变读,不少字母通过添加符号固定音值。汉语拼音里的ü字母就是这样的例子。元音字母很少,因此,很多元音必须通过字母组合的方式来表达,例如eo,eu,ou都可以表示/ǝʊ/,oe可以表示/œ/,ae表示/æ/,等等。

下面我们就某个具体的方言拼音方案来做例释:

南通话拼音方案

声母表1 声母表2

南通话声母需要说明的就是jr,qr,xr,本来这组声母就是j,q,x的音位变体,发生在与/i/和/y/相拼的阴声韵,为何如此呢?因为/i/和/y/自身发生了元音的前化和擦化,但问题是,/i/和/y/在南通话里也还保留有不前化和擦化的情况,如ti(提)、li(里)中的/i/,qu(就)、xu(修)中的/y/。另外,精、清、心的声母南通市区不是z,c,s,也不是j,q,x,而是jr,qr,xr,即非齿音、非舌面音,而是舌叶音。这使得我们考虑必须列出这组声母,否则,jru ju(醉酒)这两个字就分不清楚了,都拼成ju了。顺便提一下,《南通地区方言研究》将/y/分为这样两个独立的韵,/y/和/ø/,可是,/ø/这个开口韵怎么跟j,q,x来拼呢?“久”拼成/ʨø/是不是很怪?

jr,qr,xr在发音上跟zh,ch,sh相近,我们开始也是借用zh,ch,sh来表示的,但一来怕与《汉语拼音方案》相混,毕竟汉语拼音里是卷舌音,舌位靠后一点;二来考虑到这组本来就是跟j,q,x密切相关的一组声母,发音上的变化是从舌面变为舌叶,那个r就是表示舌前部翘起与摩擦的这个发音动作,上面讲过汉语拼音方案的r是个卷舌擦音,我们这里的r舌位靠前一些,所以我们还是弃用zh,ch,sh,改用jr,qr,xr比较好。

韵母表1韵母表2韵母表3韵母表4

承上所述,南通话的/i/和/y/在部分音节里发生前化和擦化,将变异的/i/和/y/独立列出是简明方便之举,否则“醉酒”两个字读音还真没法区别了。

对于韵母系统,我们觉得还是遵循传统的汉语音韵系统进行排列比较好,以汉语传统为根脉,以《汉语拼音方案》做标杆,可以更好地了解方言在汉语音韵系统的地位,也知道与普通话的异同。明白了这点,我们就能理解为什么说《汉语拼音方案》是最优方案了。在发音上,我们知道普通话的j,q,x与i的发音部位相近,前者是摩擦辅音,后者是前高元音,而这些辅音跟其它元音相拼时,因为发音部位的关系,会自然带出i音,这是拼音过程中的副产品,不是这些辅音的自身属性,就像我们呼读声母b,p,m,f后面添加o,呼读d,t,n,l后面添加e,呼读j,q,x后面添加i是一个道理。按照传统音韵学四呼的分类,j,q,x只拼细音,不拼洪音,如果我们将“加”拼做ja,那么,我们怎么给这个拼音归韵呢?“加”还是齐齿呼吗?在形式上我们看到的是j跟洪音a相拼,而ia这个标志齐齿呼的形式却不见了。这还破坏了韵母的系统性,比如在“加”中是a,在“俩”中是ia。

在《汉语拼音方案》中,使用字母ü无可厚非,只是通用键盘不支持,因此我们的方案里用iu来替代ü,拼写时i相当于ü上的两点,如普通话“居”都拼成ju。

南通话的u韵母是个扁唇的类似v发音的擦化元音,但是做介音的u跟普通话发音是一样的。

来看看主元音,所谓主元音我们指的是韵母中的韵腹,主元音的音值在四呼里是保持一致的,但在阴声韵、阳声韵和入声韵中则可能不一致,这是为了经济而优选的结果。例如,en,ien,uen,iuen中的e的音值都是/ɛ/,开合齐撮四呼保持一致;而a,an,aq中的a的音值分别是/a/,/ɔ/,/ɔ/,an,aq没有写成aun,auq,从而与au形成配套,就是因为aun,auq的使用频率较高,不如an,aq简洁高效。

最后说下ong,iong与eng,ing。南通话ong与普通话发音不同,发音为/ʌŋ/,本想用ung以示区别,但是ung的形式直接变成合口呼了,因而放弃不用。南通话里,ing跟普通话发音相同的情况只有当它处于零声母时,在与声母相拼的时候,ing这个韵的发音都是eng/ɘŋ/,例如“丁”读deng/dɘŋ/,而非ding/diŋ/。还是为了简单明了的目的,我们分列成不同的韵。南通话没有前鼻音,所以韵母in无此困扰。

内部差异1内部差异2

声调表1声调表2

南通话里有七个调,因古全浊上声归阳去,所以上声只有一个。在注音或语音教学时可采取5度音高调值标调法或采用声调符号,文学作品等可用调母标调,一般拼写时省略。我们为南通话所作的拼音方案是完全根据《汉语拼音方案》的字母采用原则和拼写规则而定的,它应该是方言拼音的良好范本。

注:上文中[ ]与/ /中均为国际音标。

参考文献:《汉语拼音字母的道理》,作者:byvoid,文章地址:https://www.byvoid.com/blog/hanyu-pinyin-alphabet-justification

 

 

9 条评论

  1. 我想说的重点其实是p,t,k在英语里就都发送气音,硬是用来汉语中表示不送气清辅音是不合适的,虽然英语里送气不送气不是区别特征。

    • 的确如此。按照威妥玛拼音的规则,高字要转写为kao, 老外一般会念成cow的音。
      你文中提到的r这个音,英语的r国际音标写作ɹ (倒过来的r),英语的r一般认为是齿龈近音(alveolar approximant ) 或舌叶近音(post-alveolar approximant),美式的r确实有卷舌近音的发法。英语的r在各种英语变体中还有其他5中发音方法。详见:http://dialectblog.com/2011/02/18/the-wild-world-of-the-english-r/

      “英语的r带唇音”这种说法似乎与主流观点相左。

  2. 不错,文中举例确为邮政式拼音,是当时拼写中国地名最广泛采用的一种拼音。邮政式拼音以威妥玛拼音为基础,在使用中为“方便”起见,干脆不用送气符号,但这也反映了使用者的一种认识和习惯。

  3. 中国的城市名称,如peking (北京), tientsin (天津),soochow(苏州) , amoy (厦门)所采用的为1906年制定的“邮政式拼音”,这个系统以威妥玛拼音为蓝本,但是为了方便发电报,不加引号等附加符号。另一个特点是,邮政式拼音对广东福建等地地名采用了当地方言,比如amoy 就是厦门话转写,而不是官话。
    像taipei这样的转写估计是采用的邮政式拼音,而不是威妥玛拼音。

    • 根据 Encyclopædia Britannica(大英百科全书)转引的1912版Chinese-English Dictionary (Herbert Allen Giles 编),Wade-giles 规则用单引号表示送气。详见大英百科全书目录:https://www.britannica.com/topic/Wade-Giles-romanization

      taipei的tai 未写成t’ai, 只能说这个 t 不符合wade-giles的规则。这个规则本身是严格区分送气与不送气的。

  4. 威妥玛(wade-giles) 用单引号( ‘)表示送气。帮母为 p, 滂母为 p’, 同理,见溪二母为 k 和 k’
    故而”南京“的”京“ 为 king (清代官话读音),台北的”北“ 为 pei. 应该是符合wade-giles的规则的。
    西班牙语的 字母 x 发成h, 仅存在于少数西班牙语方言中,且被认为是不标准的。mexico 等地名中的 x 的确发成h, 但这是例外。x 在西班牙语中主要是两个发音,一个是 ks, 另一个接近ch的音。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