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通话词汇修辞示例

2

发表日期:2014年04月17日
作者:吴更生
来源:南通中学校友会会刊《通中人》
原文标题:侃侃南通话

2月21日是“世界母语日”。这与孟加拉国争取孟加拉的独立,强烈要求将孟加拉语作为巴基斯坦官方语言有关。(孟加拉原属于巴基斯坦,称东巴基斯坦,1972年独立。)1952年,孟加拉民众为争取孟加拉语为官方语言之一上街示威游行。2月21日,警察奉命向示威者开枪,五名示威者殉难。1972年孟加拉国独立后,为这五位“语言烈士”(Language Marturs)建立纪念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于1999年决定,从2000年开始,每年的2月21日为“世界母语日”。目的是向全球宣传保护语言的重要性。促进种类繁多的母语的延续和传播,避免地球上大部分语言消失,统一性与多样性并存。

我是一个南通市区原住民,住寺街旁边老城内。了解南通话,对南通话有所研究。专业知识要向黄步千,陶国良老师学习。原南通中学语文学科组长邵盘世老师是全国知名语言专家,文革中遭迫害致死。她对南通话颇有研究,借此表达对先师的敬意。NTTV原新闻中心杨一心主任也是语言研究者,如有不当,望大家指正。

南通话分为三大块,一是南通话——难懂的话,二是吴方言——启海话和通东话,三是江淮官话——如皋话,含海安,如东大部分地区的话。南通方言属于江淮官话,是通泰方言片东南端的一个节点,又具有很多吴方言的特点。这与南通的地理,历史是一致的,是南北交汇,融会贯通的结晶。

南通话据说有七个声调:阴平,阳平,上声,阴去,阳去,阴入,阳入。发音放得开,容易喊得响。舌头平直,对学习外语天生有利。

简略侃侃南通话的特色特点,纪念母语的学习。

一、词汇丰富,形容极限。

交关——很多, 交关好哩——很好。 结棍——很结实, 弄弄结棍——弄结实点。 蛮——狠或不讲理, 蛮好——很好。 好蛮啊——很不讲理。 虚——很不实, 虚什呢。 不要虚——不要慌,心放实些。 恶——聪明、能干或很坏。 这个伢儿从小就恶——这孩子打小就聪明、 能干。 这是个恶人精——这个人本来就是坏人精。 猐——认死量, 硬掰。 不要猐——听人话,不要认死理。 不要和他硬猐——他认死理,你不要和他硬争, 他是硬头叫化子。 天雾苏——天气闷, 昨子好雾苏——昨天好闷。 少路头债——跑冤枉路或要跑很多路。 这小鬼从东头来,跑了一转才到,少路头债。他今天跑到厂里,又跑到校里,少路头债。

屁烧灰——没本事,毛糙。 他这个屁烧灰,弄不好。 屌本事——没什么本事。 这个小候,不要叫他做,他有个屌本事。玩帅——掼派头, 他又玩帅了。 空心大老倌——装面子,里子已空。这老爹,就是空心大老倌,又给你家捉了。

二、字序颠倒

理道——道理。 我说他一句,他倒理道一道道。

闹热——热闹。 这个伢儿,他就喜欢闹热,烦得不得过。

贴补——补贴。 买收割机,政府贴补。

酬报——报酬。 你忙了两天,这两个钱是酬报。

魂灵——灵魂。 人死了,魂灵还在家里。

欢喜——喜欢。 这个呆子,我倒欢喜的哩。

齐整——整齐。 收拾齐整点,给人家好看。

三、词性变换

盘作名词,汽车盘儿,腰盘(腰形盘子)。盘牙——臼牙。作动词,盘谈话,盘牙根(还是盘谈话),把缸盘出去。

副词, 洋盘——好看,花钱多,不实惠。这样东西洋盘。

宝贝作动词——珍惜 自己的东西,自己宝贝。作名词,这个伢儿是他奶奶的宝贝。

野——多 、大。 作形容词,狼山烧香的人野哩。作动词 袋子撑野了。

硬作形容词,表示程度高些。格张桌子不硬牢,要当心。你有病不要硬撑,息息。

皴作动词,指皮肤干燥,开呎。 手皴了。

四、善话恶说,反意至极。

聪明得很叫恶。这个伢儿好恶啊,弄他不过。

豩(huan)硬朗 硬些 张老爹还豩戗。饭煮豩了,是水放少了。

纳吉子,不得了。吉(kang),象形字,土下有口,指埋在土下的棺材。纳吉子,就是纳入棺材,死了。喊小伢儿细纳吉子,就是指小时候进棺材了,真恶毒。但南通人欢喜这个伢儿就喊他细吉子,亲切喜欢的表现。反意之极。如:我家的细纳吉子,这次数学考了100分。

细背锹儿,细洋(油)箱子也是指小孩死了。背个锹儿把死伢儿埋了。这里词语搭配简洁,但非南通人不明暸。洋油箱子,简称洋箱子,是过去点灯用煤油,装煤油的铁皮箱子——方铁皮筒儿。和洋钉一样,原来是国外进来的,叫煤油为洋油。洋油箱子是指小伢儿死了不做棺材了(夭折的孩子是讨债鬼,不能厚葬)。朝凡子经济不发达,穷人没钱,伢儿多,死了个小伢儿只好弄只洋油箱子当棺材埋了。这两句对伢儿的恶称反意之极,反而蛮欢喜他(她)的。如有大人对欢喜的伢儿亲切一喊:细箱子,来吃糖。背锹儿,快回去做作业。

婊子儿,龟子儿,是恶毒的骂人的下流话,本不好随便说。南通人说人婊子儿,龟子儿是很随意的,有的甚至有些亲切。居然有父亲对儿子都会这样喊。这与纳吉子,背锹儿,洋箱子一样,略恨更多是疼爱,怜惜之情。并无恶意。如细婊子儿,快点跑脎。哪个龟子儿把我书拿走了,也不说一声。

你捧个亡人牌子,等我轿饭给你吃。一般是指上人(长辈)对大伢儿说的,很恶毒。亡人牌子是指死人牌位,这里指书或欧派得。轿饭是给亡灵供饭,轿给他吃,讲这句,是上人有些不高兴,嫌小辈等大人盛好了吃现成的。

当然,这些用语,上流社会不会这样用,有时读书人也会轻声提醒小市民,这怎傲这样说的。但这是南通话特有的,南通人叫口剩丑,真弄不懂。

五、南通话成语。有些词语固定不变,成为南通成语。这些词语蛮多的,举些例子,用不着解释,基本一看就懂。

古年八代, 嫌好道丑, 粗巴拉候 , 搅七搅八, 少路头债, 舔嘴抹舌, 绰揽咸事, 针头线脑, 挨手碰脚, 骨头打鼓, 弄戏法儿, 发虚捣鬼, 跟向袋儿, 私弊夹帐, 塌皮烂骨, 假而不贩, 眼塘儿浅, 打半日子, 发闷心燥, 乌七抹黑, 齐齐整整, 板板六十四, 催工不催饭 , 人多不出活、鸡多不下蛋, 药大胡,推死人过界,虾儿眨眼,灭门绝户,桔皮打裥,颠三倒四,连咒带骂,厚粥烂饭,八乡底里,连哄带骗,轻骨头,打阴半日字,板板六十四,自己吃了传屎缸,给人吃了传四方。

当然还有南通话歇后语。如陆狗候看粪船—信而无问;石头 到公共厕所粪坑里——激(溅)起公愤(粪)。不多说了。

六、引申其他方面

瞟——看,瞟瞟是多了解了解。你瞟好了。这个人,你要多瞟瞟,不要着忙。瞟人又引申两个意思,一是专指看望病人。小二候住院了,我俩过天去瞟他。二是等确定的人,我在这里瞟人。

泻——吃,反义引申,固定。泻了一碗粥。你倒快,饭泻好了。有个南通幽默:泻肚子看医生:医生问:看什呢?病人:泻肚子。医生:泻的什呢?病人:泻的粯子粥。医生:怎熬搞的?病人:筷儿搞的。

七、南通话独有的字。这也不少,字典上也大都查不到,有好多我不会写,不好列入。每个字后面括号内是读音。

愀(秋)——瞎犟 愀跟头。奤(呔,本是呔的异体字)——面子大。你的面子奤。戗(呛)——压紧。戗紧了,不会倒。戗(呛)——用烧酒浸泡,再加作料生吃,戗蟹,戗虾儿。憨(ho)——老实,憨驮。邑(以)——这个邑皮。 (轧)——扎,车子里好 各。 (尖)——挟, 点菜吃。潲(烧)——斜雨。斜风潲雨。 (喔)——有点呕。 酸水。抻(胜)——弹性变大。一 就抻野了。渫(谢)——排出,渫尿。 (瞒)——满住, 草屋, 档裤。

(督)——扔。 烂泥, 过来。 (郁)——整理或弯曲。把被 好。桑树条儿趁早 。 (碗)——按住。把这桩事 下来。还是 抑点儿好。

(堆)——多话。不要 心。 什呢。 (ku)——糟蹋,瞎 四。 (蒿)——东西走油变味。花生仁子 了。仄(折)——不正。气了头仄了。

八、和北方话一致的词语,意思不用注解了。

如:沿小儿。是非窠。周整 富态 鱼 牛奶 了。( 是液体沸腾溢出)。 藕饼儿,( 是半煎半炸)。落场 牲 (kai)背椅。 势。早晏 轧钱( ) 扎价 闼子门(店铺门旁边下半为墙,上半为一片片门板)。一 长( 是两手平伸之间的长度,但八度表示多)。脶印(罗印)。作忙,隔( 这)条号 夹 子 落市货 脚膀。精刮子。

还有不知怎么分类,如:过得饱 灵反人 欲不着,折锞儿,鸟屌,苦东, 烧经, 线结子——第一次见面的的见面礼;第一次到家里来,主人包的喜钱。戏戏——玩。给你空戏了——指没招待客人吃洒吃饭,不过意。擂神——花精神闹矛盾。他俩今朝又擂神了。抹蛆——慢,做事追求完美但太慢。为要抹蛆了,快点跑,等等。

这句话,你果能读得懂?

这个杲子放到水里氽下子,它就氽上来了。(查字典)

十多年前,中央电视台办了一台南通的正大综艺。南通嘉宾是南通电视台的主播陈晓露和清华大学硕士生,南通人须蜜蜜。当中须蜜蜜在南公园说了一句:这个东西密细密细的,放在哪里都找不到。给全国看电视的人猜,结果,除了南通人,全国人都猜不到是什么意思。

南通话省略句也有意思,如伢儿说,今 朝我非要去,是肯定句,省略不可,非常肯定。

约定俗成,如八圩,十一圩,地名圩读wei,九圩港却读xu。

南通话,有意思。非物质文化遗产,珍惜它。

当然,南通话受到普通话的侵蚀,如南通人说再会,现在孩子们用南通话说再见,就是一例。



2
回复

avatar
1 Comment threads
1 Thread replies
0 Followers
 
Most reacted comment
Hottest comment thread
2 Comment authors
Zhiyan南通人 Recent comment authors
  订阅  
最新 最早 评价最高
通知
南通人
访客
南通人

杲子当为杲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