摊担市声绕通城–南通的吆喝(1)

0

摊担市声绕通城 寡嘴说白谈饮食227

2016-09-26 二侯 总而言之二侯

南通的茶食我记得说过的,三百多种呢,一天说一样,正好讲一年,不怕你不打瞌睡。我就不发这个痴了。今天我们换个话题,叫摊担市声。怎么解说,通俗点儿说就是叫卖,不少人叫“吆喝”。


说到这里,二侯有点儿哭笑不得。在南通方言和古汉语留存比较多的南方地方方言里,没得吆喝这么个词。从前南通人只用一个字来表述,“吭”,“喊”。对卖东西的人说“你要吭啊,不喊哪个晓得你卖的什么?”。


吆喝是古代外来民族占据京都后的北方方言,国家语委又把北京话在全国推广,所以要在汉语的前头加“现代”两个字。这一来,就苦了中国的伢儿,个个中国的学生到了高考的时候既要掌握“古代汉语”就是真正的汉语,又要掌握融入了不少外来民族语言的“现代汉语”。既要掌握文言文,又要掌握现代白话文。再加英文的词汇量,什么外语作文、听写、听读带口语。不扯远了,那个是教育范畴的话了。我们还说饮食。

“摊担市声”的本意就是大声叫卖。最早说的是姜太公在菜市场杀猪卖肉做屠夫的时候就“鼓刀扬声”。


清明上河图,大家看见的吧,宋朝开封街市上有“喝估衣”者就是说的叫卖,


还有“卖药及饮食者,吟叫百端”。


在结束了蒙古人统治中国的元朝过后,到了明朝,北京就有吆喝卖花的。等到了清朝末年民国初年一直到解放前和解放初的这一段,北京的吆喝就分外绘声绘色了。


传统相声《卖估衣》里有吆喝,


现代京剧《红灯记》里的磨刀人也吆喝了一句:“磨剪子嘞……镪菜刀!”


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里郭达演的小品里也有吆喝“换大米嘞!”


全中国这下子就都跟着吆喝吧,电视台也吆喝,不过换了个说法,叫广告,不仅帮人家吆喝,自己也吆喝,什么“接下来精彩继续”“精彩纷呈”“倾情奉献”“精彩巨献”。中华传统美德里就有“谦虚、谦逊”吧,什么时候把自己做的东西吭精彩的?纯粹是吆喝。

摊担市声不是京城仅有的,各地的街头巷尾都有,我们南通的叫卖也蛮有特色。


卖馓子把儿喊着:“馓子把儿才起锅的嘞!崩脆透酥的哟……”卖糖粥的是一头走一头嗨:“笃笃笃,卖糖粥,香而甜,先吃后给钱;甜而香,吃了过长江!”没魂的有诱惑力。他煮的糖粥是用茶米慢慢煨的,火候煨到了家,米都煨化了。因为粥煮得稀,也不要用筷儿扒就能喝下去。糖粥里的枣儿核子早早就去掉了,给小孩子吃是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卖茶叶蛋的叫卖声是最精彩,她那一声“五香——茶叶蛋——唉!”悠长又有起有伏,划破长空,能传得老远老远。卖熟玉米的、卖荸荠菱角的、葱花五香烂豆的,前头都说过了:“葱花——麻油——胡椒——五香——烂豆!”他特别强调的是“胡椒”,而结尾的“烂豆”二字,声音没有拖长,是在一拍之后忽然就止住了,让听的人就觉得抑扬顿挫。这是特别有意思的通城一景。盲人走街串巷叫卖的“炒寒豆”,声音也是拖长了的。买豆腐脑子的“三分——肉骨汤!”突出豆腐脑子一碗只卖三分钱。

我们上小学的时候,文化馆前头的人民路上有四根老奘的水泥柱子,听年纪大的人说那就是老城门的位置。后来一夜之间,柱子上都写了字,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胜利万岁,伟大的毛泽东思想万岁。就在万岁两个字下头,只要天好,天天中午和下午放学的时候,有个瘦瘦的中年人就掯着一部手推车出现在那里,眼睛好像也有点儿毛病,沙喉咙。他掯的车上就只卖糖,各种各样的糖。嘴里喊的是“水果糖,水果糖,进口的西梅糖”。


崇川竹枝词里有句“绿杨深巷卖饧箫”,说的就是卖斫糖的人挑着斫糖担子在走街串巷叫卖的景象。他们一般是右手倒拎着一个大的摇鼓儿,“卜咚、卜咚”地转着敲,嘴里衔一根竖吹的三孔竹笛,南通人俗称“呜里嗒”,有节奏地吹出基本一致的旋律。


旧社会卖梨膏糖的人是三分卖糖,七分卖唱,
主要是介绍梨膏糖所用草药的功效,唱词都是自己编的:“一包冰屑吊梨膏,二用药味重香料;三(山)楂麦芽能消食,四君子打伢儿痨;


五和肉桂都用到,六用人参三七草;


七星炉内生炭火,八卦炉中吊梨膏;


九制玫瑰均成品,十全大补共煎熬。”

这要比现在做的广告来得真实,也更加有号召力。

本来,我们这是一档饮食类的节目,不说旁的行当的,既然说到摊担市声,有的也就顺带提一下子。尤其是有的行当他就凑在菜市场小吃摊儿旁边卖,比如,卖老鼠药的。


他们操一口苏北话,南通人叫下河话,什么口气到还在其次,关键是叫卖的词编成了顺口溜,绘声绘色、风趣得很,有老人家不晓得可听得懂,没多少,二侯学一学:“老鼠药实在好,老鼠它一吃就报销。你不买,我不拖,你家的老鼠实在多。墙上趴壁上梭,打坏了油瓶砸坏了锅。你不买我不怪,你家的老鼠啃锅盖。锅盖啃了一个洞,煮起饭来硬绷绷。老爹老太吃不动,小伢儿吃得屁烘烘。”老友谊桥粮站是在路南的西堂子巷口儿的,后来搬到路北去了,就在粮站的马路边上,经常有个卖老鼠药的,他的叫卖不是喊的,唱的“小小的个老鼠真正的个坏,咬坏了你们的新衣裳,红木的个箱子里面喳喳的个叫,老鼠么躲在里面困大觉”。


像这种小贩不单单是痰吐星子说得混飞,外加还声情并茂地唱起来,成了老南通城的街头风情。那个卖素鸡的是头顶一个筛子,边走边唱,招摇过市:“五香素鸡卖勒,五香素鸡卖勒嘿……”一听就晓得不是本地人,高低起伏的声音真动听。

///////////////详情请看视频内容///////////////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