摊担市声绕通城–南通的吆喝(2)

0

叫卖好比原生态民歌 寡嘴说白谈饮食228

2016-09-27 二侯 总而言之二侯

今天接着谈叫卖。在南通,随着时代的变迁,叫卖的声调和内容也跟着与时俱进。比如,我们小时候在街上看到修伞的,他就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阳伞修呀!”,

等我工作了,听到的是“修阳伞哎!”,


明摆了,南通生活水平高了,从前修伞的嫌钱寻的少,不高兴做了,外地人来做。


卖棒冰的,一开头不问是哪里人,一律学的上海话“棒冰吃嘞!”


后来加了“赤豆棒冰。”


再往后就换了南通话“赤豆棒冰、绿豆棒冰,雪糕、雪糕,奶油雪糕。”生活水平高了,品种多了。

等到脚踏车慢慢儿普及后,后街后巷里经常能够看到有这么个人,骑在车子上,后头的书包架子一边吊着个木头箱子,里头就是些木匠用的简单工具家伙,另外一边绑了一圈马口铁皮儿和奘的竹篾子。一只手拿了把细长柄的榔头,骑一段路就用榔头敲一敲木头箱子,笃——笃笃,嘴里喊的是“盆桶修哟。”

这是专门帮人家修水桶、脚盆、澡盆和箍马桶的。

还有个木匠行当喊的是“条凳、桌子、杌子修哟”。启海一带的手艺人老远就能给人晓得,乡音不改“补篮子淘箩哟”。这是做蔑匠生活的。


修棕绷的也是启海人,喊的也是启海话:“坏的棕绷修哎藤绷修”,二侯在江苏台节目的时候,听到一个老苏州学他们那里修棕绷的叫卖,和我们南通是一个调调儿。有一回,我居然听到一个修棕绷的,就像现在唱歌一样的带副歌的,那个牛!“哎-坏的棕绷修藤绷修,棕绷修藤绷修,哎坏的棕绷修藤绷修”好听,优雅。我一直想把这个在节目里推广出来,今天总算候到机会了。

不单是唱得好听呢。在老南通的六县一市中,最会经营之道的应该数启海人,无论是篾匠还是藤匠,他们除了修还卖,


后来有了塑料藤,他们就做好了藤椅绑在脚踏车上沿路卖,给钱也卖,没钱,你拿粮票和他们换也肯的。

才说到补篮子,南通人习惯用四角篮子,


如皋海安一带用的是一种圆篮子,大家吭它“下河篮子”。

南通人还对一种像筐的家伙叫“滚儿篮”,

它是一种圆形、平底、直壁的矮竹筐,卖蔬菜、海鲜的就挑了它进城贩货。


南通城的老百姓把这些人统称为“挑八根繋的”。大家把拴滚儿篮的麻绳叫“繋”,南通话念“义”的音。一只滚儿篮四根繋,一对滚儿篮就是八根繋。


挑八根繋的在街头巷尾的叫卖声,从早到晚,此起彼伏,不绝于耳,这在解放前的“市声”中占主旋律。

那时候卖蔬菜的大多数是女的,喊的都是她所卖品种的名称,比如“粉嫩的二茬豌豆头卖啰!”“快点儿来买又香又嫩的春苗儿韭菜哟!”高中低音俱全,声音委婉悠扬。

等我懂事的时候,这些声音已经听不到了,文革当中哪个还敢上街卖东西?抓到后没收你的东西算是轻的。那时候的口号是砸烂公检法,工总司、文攻武卫就能把人关起来吃官司,罪名是“投机倒把罪”。

关之前还要先游街,人人颈项里挂快大牌子。


上头不外乎写的“投机倒把犯二侯”、“腐化大王三侯”什么的,哎,举例子的,不是真的,不能告诉三侯啊。

卖东西的没得了,挑八根繋的声音还是有的,不是叫卖声了,改了喊号子。南通城周围的农村都是蔬菜队,集体种蔬菜送到菜市场去卖。大早两点钟,这些菜农就起来收菜,收好了把根削掉了,再打捆装到大滚儿篮里头,四点钟不到就排了队挑着担子往各个菜市场送啊。

小时候,我住东门望江楼。现在的沙池巷,那时候叫沙冒池,那里就是东方红公社城东大队的蔬菜生产队,社员送菜非走中成药厂就是现在的中天府邸门口的那条路不可。随便路宽路狭都是一路纵队,从来不并排的。那时候的人真的文明。也不是所有人都喊号子的,基本上就是一个女人家的声音,也就三四十岁的样子,摆了现在还是个美女。她喊的号子没什么固定的词的,不过调调儿是一样的。我思量了学学“啊—又来,哎上了!前头跑快点儿。”有意思。

东街上的老人家欢喜吃新鲜蔬菜,哪怕腊月寒冬的,听到这个号子声就起来穿衣裳,洗漱好,着炉子,


为子孙烫早饭,转来把炉门一关,上头铁板儿一盖,烫饭捂在炉子上,拎着四角篮子就到菜市场买菜去啦。也就是五六点钟的晨光。


卖江鲜海鲜的就不同了,绝大部分是男的,喊的声音粗犷有力:“黄沙泥螺卖啦!”,“蟛蜞要买菜花黄,肉满黄黑鲜又香啰!”稍微并并就是只原生态的民歌。解放前,巫老在东门吴家庄一爿茶食店学过徒,“挑八根繋”的各种海鲜担子满街都是,不到一百公尺就有一个。1948年,等要过端午节,店里的柜台前头来了一个卖黄鱼的,对街还有个卖鳓鱼的。开头两个人是各喊各的货色:“这么金黄的大黄鱼咧!”,那边是喊“雪白旺亮的鲜鳓鱼!”。来了个买菜的,看看要往买鳓鱼的担子边上拢,卖黄鱼的马上抬高嗓子喊:“端午节送礼送黄鱼,又好看,又便宜哟!”,他这么一喊,把那买鱼的引了过来。卖鳓鱼的不戏了,连忙喊:“端午节鳓鱼最适时,送鳓鱼恰如送鲥鱼,礼好面子足!”卖黄鱼的接着又喊:“黄鱼好,肉多骨头少,价钱巧!”卖鳓鱼的再喊:“鳓鱼贵重又应时,价格也便宜,味道胜黄鱼!”喊得那个买鱼的不晓得怎么好了,索性两不得罪。你们两个不杠丧了,我不买了。像这架子的“挑八根繋的”叫卖声,是南通“市声”中的一景。

话要说打转,这种市声也不个个是优雅、动听、入耳的,也有惹人讨厌的。中上吃过昼饭后,蛮多人都有困中觉的习惯。独独你这里等要困着,那边喊起来了“剩粥剩饭,剩菜汤啊。”遇到脾气丑的,他家祖宗八代就挨贡起来了。

////////////////详情请看视频内容/////////////////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