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通话阳去字的读音

3

南通话阳去调调值是213,跟普通话的上声相似,为降升调,阴去调值42,跟普通话去声相似,为降调,都对应的是普通话去声的字。声调分阴阳,是根据声母的清浊而来的,南通话的一个特点是古全浊声母不论平仄一律读送气清音,这一点就体现在南通话的阳去字上。我要说的是,今天很多说南通话的人这类阳去字已经趋同普通话读法,例如,“懒惰”该念lan55/lɔ̃/too213/t‘ʊ/,但很多人读作lan55/lɔ̃/doo42/tʊ/,声母不送气了,调值也改为阴去调值。

我听到很多人说“半身不遂”的“遂”已经跟普通话走了,念xuei35,可实骨子应念作qru213/ʧ‘ɥ/,同“工具”的“具”,这里,“具”在“具有”里也有很多人会读作“句子”的“句”一样的音。

类似的例子还有“暴雨”的“暴”说成be42非pe213;“健康”的“健”说成jin42非qin213,等等。

 



3
回复

avatar
3 Comment threads
0 Thread replies
0 Followers
 
Most reacted comment
Hottest comment thread
1 Comment authors
水月admin Recent comment authors
  订阅  
最新 最早 评价最高
通知
水月
访客
水月

说是读书人念错了以至于误人子弟只能是一种臆想吧,拿不到根据的,教书的又不是一个人,怎么大家都错一样的?如果是几个字的例外倒也罢了,bxao说有好几百这样的字。这倒真该好好研究一下了。“叛”倒是普通话也犯规在先啊,按理应该不送气才对,呵呵。

zgao
管理员

不符合语音演变规律的还有
比如“仗”,中古是全浊声母(澄母)去声,照理来说,应该念成“丈”的音(送气阳去),却念成不送气阴去
再比如“叛”,中古是全浊(并母)去声,照理应是念成“伴/拌”的音(送气阳去),却念成送气阴去
还有比如“荐”,中古是全浊(从母)去声,照理应该是念成“件”的音(送气阳去),却念成不送气阴去
(例字读音都是南通话读音)。
bxao 回复说是老一辈读书人可能受了官话影响,把这几个字念错了,子孙后代也就跟着念错了。

可见官话对南通话的影响古来有之。

zgao
管理员

“巨”字是个例外,巨是中古全浊声母(群母)上声字,照道理应该是读送气清音的阳去字,但是南通话里确是阴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