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革命在南通

0

作者:费范九

宣统三年,辛亥,阴历八月十九日,武昌爆发了革命。南通当时称通州,僻处江北,仅相隔一个月,到阴历九月十八日,便举起义旗,宣告独立,与满清政府脱离关系。

此举在南通不是偶然的,有内部酝酿的因素,有外部推动的力量,因时结合成此局势。最主要的如:南通沿江一带,田地崩坍,地方人士发起筑楗保坍运动,需银五十万两,两江总督端方在任时,曾帮助计划进行。端方去任,张人骏继任总督,一反其所为。请拨官款补助,不许;请介绍银行借款,又不许,文电往返,积稿盈尺。人民愤怒,认为官所不恤人民疾苦。

近城各学校学生,平时看报纸杂志,受新说鼓吹启发,有羡慕外国立宪的,有主张排满革命的,总之思想已波动了。工商业受苛捐杂税的压榨,厘捐、关税以外,各行各业负担重重,表面按营业大小,逐月核派,实际经办的人上下其手,徇私舞弊,极不公平,工商业怨恨极了。

这种种内在原因,犹如积薪厝火,一触即发。适外部推动的力量,乘时而至。上海光复军特派许宏恩来通,和地方人士接洽,策划光复南通大计。许宏恩曾任过狼山右营游击,熟悉地方情况,与张詧、孙宝书等素有交往,约定九月十八日乘军舰到通,宣布独立。

至期,孙宝书率领地方商、学代表和师范、中学、城北高小学生数百人,赴芦泾港迎接,有一部分学生荷枪而往。傍晚,上海光复军乘掣电兵舰(一说钧和)和广艇两只开来。兵舰司令台瞭望岸上列队荷枪之人,均无白布臂章,疑有变化,将开炮示威。孙宝书见舰上炮位移动,亟将白色手绢向舰艇挥舞,并传令学生赶紧套上预发的白布臂章,举手表示欢迎,舰上始释疑。

许宏恩同随员冯亚雄、张仁第、丁雨田、伍炳枢、邵新豫、刘春林、刘国宝、肖正安及福山江防营三十七人,革命军五人,乘广艇登陆,由西门进城。沿途商店、居户都在门口悬挂白旗,并写“光复大汉”“还我河山”等标语,张贴通衢,地方秩序如常,毫无惊扰。先至狼山镇署大堂,许宏恩发表演说,申明汉族光复大义,肖正安推翻旧公案,举指挥刀猛劈,截其一角,高喊独立口号,出示安民。

当时狼山镇总兵,系清廷奏派驻通的高级武官。总兵官张士翰初颇倔强,经孙宝书、宝珩兄弟邀约至家相劝,请其归顺,离开镇署,免使地方遭受损失,当送给廉饷八百余元,回籍川资三百元,他才悄然而去。其实张士翰平时任用私人,极为部下所反对,没有兵勇为之效力,即不去亦无作用。故许宏恩来时顺利无阻。旋至通崇海泰总商会,开地方大会,组织军政分府,举张詧为总司令,许宏恩为军政长,孙宝书为民政长,张有采为司法长,刘桂馨为财政长,宣布本年民地、沙地、灶地田赋钱粮,一律豁免不征;旧州署监狱内所拘禁的已判罪、未判罪男女犯人,除杀人犯外,一律释放回家;接收裕宁官银钱局驻通分局,得现款二万八千多元,又续收账款二万三千多元;组织中央队,购置新式军器,专负警卫责任。

光复时,军政分府所难应付的系财政问题,开支以军费为最大,中央队用了三万五千六百多元,江防水师步队营用了六万四千一百多元,通海保卫水陆军用了三万二千七百多元,狼山旧营用了一万一千八百多元,还协助镇军都督军饷五千元;其他民政、司法、财务各费不过支用一万元上下。其收入仍靠征收民、灶钱粮,征收花布厘捐和接收裕宁局官款为大宗,不足,再劝募私人捐款,随时填补。而地方原有公益存款很多,如乡会费、紫琅书院以及育婴、保婴、恤嫠、积谷之类,总数在十万元以上,虽当军需急迫之时,仍未拨用。

张詧于民国元年五月,自请解除总司令职务,取消军政分府。许宏恩至辛亥十月,奉省令改为狼山镇守官,民国元年三月又改编为江防内洋水师第一协第二标统带官,二年七月又改编为江苏水警第一所第一专署长,三年三月交卸。孙宝书任职不久,军政分府撤销后,民政长由张詧担任。民国二年改称县知事,即由省委田宝荣任职。张有采原为知州,表示赞成光复,所以被举任司法长,发审委员孟梅被推为司法参议,至民国元年十月撤销,省令设地方审判所,委胡炳益任职。刘桂馨管理财政,至民国元年五月与张詧同时解职。

南通人在光复时,除少数顽固分子外,对革命都表示拥护。不过这一场改革,只做到推倒清朝为止,而社会上一切压迫剥削腐朽的实质,仍旧未变,人民依然忍受痛苦,仅仅剪去发辫,不戴顶、拖翎、穿袍褂,废除跪拜礼,聊以一新耳目而已。

作者简介:

费范九(1881—1966)字知生,名师洪,法名慧茂,南通人。幼年好学,19岁应州试,名列第一。废科举后去南京学法政。民国初年回南通,为张謇所器重,协助办理两淮盐务、实业、教育、水利等事务。1925年任《南通报》文艺编辑,1928年在上海商务印书馆任编辑,1954年退休。曾在朱庆澜、叶恭绰创办的“上海影印宋版藏经会”担任校印,影印宋版《碛砂藏》。曾当选南通市人民代表、市政协常委。

费范九爱国爱乡,1921年曾倡导集资兴建曹公亭于平潮镇北街头,立抗倭英雄曹顶塑像,并撰曹公亭记及亭联。先后编印了《历朝名画观音宝相》、《南通书画大观》、《南通县金石志》等文献,为保存地方文化作出了重要贡献。

费范九学识广博,收藏古籍、字画、文物丰富。曾辑录《费范九先生遗印》、《印心堂印谱》、《南通费氏藏印》。晚年撰写地方文史资料,有《庸余杂墨》、《淡远楼诗》、《淡远楼联语》、《延旭轩俪语》等,还将所藏书籍、字画捐博物苑。



回复

avatar
  订阅  
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