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时的高中作文,是怎么写南通的?

0

民国时期的南通是怎样的?让我们跟随几十年前的文字,回望那个时候的南通吧。

南通印象记

作者:管惟霖  私立沪江大学附中高三

来源:《全国现代高中作文精华》(初版,马崇淦编  上海勤奋书局1936年编辑出版)

 

一提起南通,便在我的脑海中浮起一个清洁整齐像上海式马路似的新市场。虽然它没有那高大雄伟的建筑物,但在它两旁的店面,已够表现它不借着外国物质来彰显,而是用一些朴素的建筑,显出它是我国首屈一指的模范县。

南通被称为模范县,并不是虚夸,它有着那么多纱厂、面粉厂、布厂,这些工厂能在江北兴起,是值得夸赞的。但谁也不会忘记那位首创这些工业、商业的张季直先生,他凭着个人的学识和毅力,惨淡经营,把这古老的县城发展到被称为国内的模范县。他又开发长江的水利,辟筑水港——天生港,兴办大中小学校,开垦沿海一带的荒田等。这一切使南通繁荣起来,在交通、教育、实业上都在国内居于前列。所以凡到过那里的人,都会称赞一声好。

记得我小时候,每年春天,母亲都带我乘大火轮到南通的狼山上去烧香。一过了清明节,我就向母亲闹着要去。因为那山上有座支云塔,爬上去看那条白链子似的长江,是多么够味。南通最吸引我的,也就是这座狼山了!

狼山并不高,可是很葱秀,和江南的福山正对着,旁边有剑山、军山、马鞍山和黄泥山,一共五座,狼山在它们中间算是顶高的了!它离开县城西南去十八里,有汽车路直通过去,路是用碎石子铺成的。两旁有桃树、榆树和柳树,所以春天去最好,因为正是十几里红遍绿遍的时候。夏天乘着汽车兜风,更别有风趣。

山上有位菩萨叫狼山大圣,远近善男信女都来烧香朝拜。传说如果有一天没有人上来进香,那山上的狼就要出来了。其实狼是不会有的。香客们在烧过香后,就去爬那支云塔,远眺长江风景。山腰里有卖玩具的摊子,很像上海的城隍庙。山后有唐骆宾王的墓,是否确址则无从得知,仅是在青草乱石中,一个石碑镌着碑文而已!后山下面,有观音崖,壑壁险峻,一座高可齐人的玉石观音矗立在竹叶丛中,崖下有观音阁,阁里藏着画的雕的各种姿势的观音像,有很多是稀世珍品。跑到那里寒气袭人,真是一所清凉境界。

 

在由县城到狼山的这条公路上,有座京观亭,是纪念明朝一个切面的曹顶的,因为他曾抵御过倭寇的入侵。路旁有一条长长的土堆叫倭子坟,听说敌人想了许多方法要把它毁坏,但这个历史上极有纪念价值的遗迹而今还存在那里。

剑山听说也好玩,可我没有去过。军山有气象观察台,黄泥山和马鞍山都太小了!

唐家闸——一个镇市,是南通的工厂荟萃地,左近的乡下男女,都靠着这些工厂生活。这里有一个全国闻名的南通纺织大学,设备非常完善,且有纱厂可以实验,有很多学生是从海外来的华侨。附中也办得好。

从这里有条公路通天生港,这港是专为着停泊大达公司轮船的外江趸船,建筑得很伟大,是沟通南北交通的要枢。张氏曾经计划在这里造一所江北的大水电厂,终于没有成功。但其子张孝若却在最近建造了一所规模较小的水电厂,是为着专供给南通全县和大生纱厂用的。不久就有一条通海铁路从这里造起,本来这港就很繁荣,那么将来更要热闹了!夏天,这里天生园的水蜜桃是远近闻名的,任人采吃。要买,两角大洋可以买十几个。那充满水分的鲜桃,现在想起,嘴里总是酸溜溜的。

啬公墓是张季直先生的墓园,南朝着长江和五山,这地方确是个使人留恋的所在。一进门,那绿油油的草地踏着软绵绵的。有修接得极精致的盆松,中外的奇花异草,参差的柏树,水泥造的墓地,还有全用树根和干雕成的桌椅,有亭有阁,比起县城外的西公园要好到几倍。又有茶喝和瓜子嗑。坐在那些椅子上,闭着眼听鸟儿噪叫,让微风轻轻地拂着,或是远眺五山清秀的山峰,使人可以由早直坐到晚也不厌。高兴带点书去看,更叫人心旷神怡。墓地很大,都被树木花草占满了,听说每年要用万把洋钱在这些上面。张先生生前一世的荣誉,这处幽美的园地,是他永远的归宿地了。一出门,就看见他立着铜像的背影。因为他是一个学者,所以他永远的拿着一本书在读。

他生前收集了很多各地的特产和历代的古物,这些都收藏在博物院里。院子就是一座大花园,分三个楼藏着。里面也养着鸟兽,在南城外。旁边就是南通大学、县立图书馆和南通师范。一路垂杨夹道,风景幽静。每当黄昏,三三两两的学生在路上徘徊散步。夏天。这里一点都不热,傍晚一片红霞从树里映出来,十分可爱。这条路也叫做博物院路。

南通没有城,拆去筑了环城马路。城门只有三个,分别叫民族、民权、民生,可没有北门。那里有口井,终年锁闭着,传说从前张天师拿住了一个蝎子精锁在里面,但谁又会相信呢?我曾去看过,一个破旧的古老的井罢了!

城里一条不长的街,从东门到西门。但那路真让人跑得累,全是用尖的碎石子铺成的,走起来真不舒服,很容易毁坏鞋子。街道又窄,前年一场大火烧去了西门街上的一段店面,最近这里的路已改宽了!

走出南门,就到了一个焕然一新的地方了。这里就是新市场,有新式汽车“嘟嘟”地叫着。永泥筑的长桥、装修新奇的商店和宽阔的马路,使人不会相信仅仅隔了一个城门,竟会形成两处不相同的景象。

南门外的马路,修筑得最清洁整齐。一边有城河伴着,碧清的水映着岩上的柳影,使人感到十分快慰!汽车驶过,一点灰尘也不扬起。路很长,但有黄包车,车子也很清洁,车价不会太贵。几个大弯子一转,就可以看见公共体育场、县商会、基督医院等许多美丽的房子了。这里的树木更多,真可以说是“山阴道上”。

 

娱乐场所也很多,要听京戏上南通剧场去,舞台建筑得很考究。看电影得到新新大戏院或大华。吃没有什么好吃的,但中华园和如意春可以去去,可惜太贵。要吃还是喝豆腐脑,洁白,透热,还加了冬菇、笋子、火腿,至少要喝上三碗才够。

公园有五个,其中西公园最好,在水中央,和中公园连在一起,有茶喝和点心吃,还可以划船纳凉。东公园可以说是专给平民和小孩游览的,也可说是民众教育馆。南公园的一角,很像西湖的平湖秋月。

土布是此地的特产。近年为了提倡土布救国运动,经过了几番的改良。有雪耻布、一二八布等出品,价钱仅卖七八分一尺,货色又好,所以很受远近的欢迎。从前曾销到东北去,东北沦陷,听说损失很大。大学生们都爱着它,一般人说既经济又时髦。这种救国运动,才是真正的实事呢!

纱厂和面粉厂比不上从前了!农村经济既然破产,加之又给帝国主义者——尤其东邻,在这些上面层层施以高压手段,都市的纱厂还抬不了头,何况是在内地的呢?但看到一捆一捆的纱包和一袋一袋的面粉装上了汽车,转运到各地去,这又使我欣喜了。喜的是能在内地看到二十世纪机器时代的小影和抵抗帝国主义者的拼命、奋斗,这不值得愉快吗?

有人说南通已经跟着开掘和发展它的张季直先生一起死去了,这话很对。的确,它是退化了,什么都停滞着,没有进步。以前上前的,现在反而后退了。譬如说公路吧,毁了就让它去;江岸坍了,也不想法去救急和修补,这些谁都替它愁。真的,张先生昔日的精神,现在是再也找不着了。

南通可以说是我的第二故乡,虽然我的家乡还离开它百多里,因为母亲曾在这里看过病,我伴着她住在医院里个把月。每天午后,母亲睡熟了,我就偷偷地跑出医院,独个儿在马路上乱跑,差不多它的每条僻静的小巷,我也都熟识了。现在我来来去去总经过天生港,南通再也没有住过半天。偶然有时汽车驶过那条清洁绿荫的马路,也无暇去浏览它了!

南通是可爱的。这是我的第二故乡,会永远地存留在我的记忆中。我常默默地为它祷着:

“你应该保持你的固有的荣誉啊!努力前进吧!你的可爱,凡见过你的人,是永不会忘掉的。”

 



回复

avatar
  订阅  
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