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不少小孩儿对于南通话是听得懂不会说

1

现在不少小孩儿对于南通话是听得懂不会说
作者:狂奔的犀牛

(出处: 濠滨论坛)

在家里,儿子到了学说话的重要阶段,没事儿整天叨叨个没完。不过在此过程中我们却发现了一个问题,因为平时在与孩子的沟通中,父母经常是南通话对话;而到了学习讲故事的过程中,全程又都是普通话;此外,爱人还同他一起学习了简单的英语单词与词汇。如此一来,孩子与我们的对话经常是普通话夹杂着南通话,偶尔蹦点英语,让人哭笑不得。

但是做家长的也感到很无奈。且不谈普通话的重要性,现在遍地开花的双语幼儿园将英语提升到了人生起跑线的高度,反倒是原本最具耳濡目染条件的南通话成了不少孩子最陌生的语言。究其原因,最重要的,大概就是其实用性不高,在家长眼中就越发显得鸡肋了。

语言的断层确实是一件比较快的事情。二三十年前,邻居赶上了创业的好时代,挣了不少钱就带着跟我们差不多大的小孩儿去了广州,然后到了香港,最后定居国外。这也是不少最先富起来的人将追求“成功人生”化为最现实的目标而走过的路。多年后邻居回乡探亲,过去的玩伴操着一口流利的英语留下一脸愕然的我。他不好意思地说,在外说习惯了,此外他还会说粤语,就是不会说南通话,不过有些词汇还听得懂。

这些年过去,轮到我们做家长了。说来可笑,同大多数年轻父母一样,无论是否事业有成,总觉得念了四年大学至少算半成的文化人,说话怎么也要有点档次。在教育小孩儿上面,普通话是最基本的,然后英语也要从小培养,至于南通话,带着些许的“乡里巴”味,很不洋气,就尽量避免灌输。有些年轻父母,要求爷爷奶奶在与孩子交流时也要用普通话,若是听到有南通话,少不得就是一顿埋怨。

上大学的时候,舍友问我,南通有什么最具特色的吗?旅游景点或是人文小吃之类的。我想了想,憋出一句“泥个背欠儿,剃了巴就懂了”。我觉得,出门在外,最能代表身份也最忘不了的就是方言了吧。其实南通在变,南通话也在不断变化。会说地道南通话的估计已经没多少人了,现在我们说的南通话,不少是汉字音译过来的。不过,当在人群混杂时,有人用南通话说出只有南通人才懂的一处地名或者一种小吃特有的发音时,心中的窃喜与自豪感还是油然而生。

说方言是一个城市最重要的文化载体一点都不夸大。我们特有的建筑,我们特殊的生活方式,我们特别的风俗习惯,都能在方言里找到归宿感。最近AI技术变得很热门,因为他让我们看到,原来很多我们自认为带有感性处理方式的事务原来也可以找到理性根源,在千万次的学习后,机器人做得比我们更好。长此以往,人还有什么存在意义。不经数年后,人与机器人的角色会不会发生转换。

未来怎么样我不敢说。但是在快节奏的工作状态下,单个的个体确实与流水线上的螺丝钉并无区别,无论是普通话还是英语,都是这条巨大流水线的语言代码罢了。当无数个体越来越趋同,一句方言能否勾起我们久违的感动与自我认同。还有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北方人对方言的执着貌似要超过南方人,这可能是北方方言与普通话近似,而南方方言更自成一体的缘故吧。

废话了这么多,南通话会发展成什么样子我当然无从妄测。只是希望我们的南通话,在这实用主义的大浪潮中不要跟得这么快,能有一点坚持罢了。(不喜重喷,反正我也不会改)



1
回复

avatar
1 Comment threads
0 Thread replies
0 Followers
 
Most reacted comment
Hottest comment thread
1 Comment authors
prayer100 Recent comment authors
  订阅  
最新 最早 评价最高
通知
prayer100
访客
prayer100

很多父母认为方言没有用,普通话、英语有用。出发点是为孩子的将来着想。
但是,很多人本身对语言教育根本不了解。自己想当然,根本不知道学习方言的好处。好像方言就是不实用。我以前在百度贴吧回复过类似的问题,我在这里再说一次,从功利主义角度谈一谈方言的用途。

从七十年代到如今,双语习得、二语习得、心理语言学、神经语言学、认知学各个领域都证明双语对提高一个人的智力、执行控制(executive control)都有积极促进作用。相关文献可查询加拿大著名认知语言学家Ellen Bialystok的研究。相关术语是 bilingual-advantage
本世纪初比较火的很多第三语言研究也表明 双语者学习第三门语言的效率要比只会一种语言的人高。研究主要集中在西班牙巴塞罗那地区。该地区很多人同时会西班牙语和加泰罗尼亚语。 西班牙语是官方语言,加泰罗尼亚语相当于我们讲的方言。我这里介绍一下美国乔治城大学CRISTINA SANZ教授的研究。
该教授调查了两组人,第一组是只会西班牙语、不会加泰罗尼亚语的人,第二组是既会西班牙语又会加泰罗尼亚语的人。结果显示,第二组人学习英语的效率和水平明显比第一组人高。这说明,双语者学习第三门语言的时候要比单语者有优势。
在中国,普通话是官方语言,相当于西班牙的西班牙语。南通话是方言,相当于加泰罗尼亚语。Sanz教授的研究可以说明,同时会普通话和方言对学习第三门语言是有促进作用的。也就是说,学术界的研究和楼主所忧虑的问题是恰恰相反的。同时学方言和普通话不仅不会搞乱学习英语,反而对学英语有促进作用。楼主可以查看第三语言研究的相关文献。
从长远看,很多关于老年人的研究表明,双语者不容易得老年痴呆症。

总而言之,双语是有优势的。这个优势体现在智商、认知水平的提高;体现在减少得老年痴呆的风险;体现在学习多门语言的效率。

换句话说,即便我们不从文化继承的角度出发,单单从个人功利主义角度看问题,双语也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我们在孩子教育的问题上应该要慎重,要从科学角度看待语言教育,而不能仅凭自己的感觉而想当然。不然,我们可能会一方面割裂方言传承,另一方面耽误孩子的智力和认知开发。上对不起列祖列宗,下对不起子孙后代。

Sanz, C. (2000). Bilingual education enhances third language acquisition: Evidence from Catalonia. Applied psycholinguistics, 21(1), 2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