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名掌故–祭坛巷

1

从华联路口向北,解放之前没有路。1958年建了人民路以后,上红旗棉纺厂、日化厂、煤球厂以及往北到红庙子桥的卡车都要走祭坛巷,所以说祭坛巷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通道。现在国美电器东边的一条南北路,就是老路改造后拓宽的。

祭坛巷这块落场在明朝的时候是个社稷坛,是祭祀土神和谷神的地方。至于这个祭坛什伲时候没有了的,就是沿小儿住在附近的一些老人家都弄不懂,只晓得巷子的名字一直叫祭坛巷。

《祭坛巷之谜》一文说,上世纪90年代中期,华联商厦后头又要砌房子,就在祭坛巷的东边挖地打基础。当挖到地下1米多的深处,挖出了一段高达2米,以城砖砌成的东西向的砖石结构的墙,形似一段城墙的地下基础。已经出土的部分有10多米,西头还埋在濠西路的地下深处。随着挖掘向北推进,发现地下有一条50多米宽、向北通濠河的故河道;在地平线下4~5米的河床淤泥中,还挖出了不少牛、马、猪、羊的骷髅骨和破损的香炉、香筒、碗盅等祭器的残片以及各式各样的碎瓷爿儿,当然好多是被挖坏了的。从收集到的残片鉴定,大多是明朝各个年代和清朝雍正时期的残器。对于这个发现,有人说是南通城的水关;也有人说日本鬼子的水牢。经过考证,证明了过去这里的的确确是个祭坛,而且当时祭祀的规模还是很大的。

通州的社稷坛由知州熊春始建于明洪武三年(1370),明景泰二年(1451)知州孙徽又重修。《明嘉靖通州志》记载:“社稷坛在州治西门外,方阔二丈五尺,高三尺四寸,坛上有石主神路圆尖,坛下前十三丈,东西南各五丈,周坦二百四十五步,设神厨、库房、宰牲房。”《明万历通州志》还有“神厨库房宰牲房各三间,斋宿所六间”的补充记述,这段记载和后来挖出来的那段墙是吻合的。通州方志上还有“每岁仲春,仲秋上戊日,由州官主祭,文武官随从协祭,戒斋前三日省牲(供宰杀的牲畜),至日黎明,各官朝服行礼”的记载,说明了当年的祭典相当隆重;而在淤泥中出土的牲畜骨头以及破损的瓷器残片很可能是当年祭品的残留物。《康熙通州志》记:坛高十三丈。这次地下发现证实了旧志记载的真实性。后来,随着市场的兴盛和城市的发展,作为富西门标志的西大街逐渐繁荣起来,而社稷坛却逐渐冷落,地方也为住家所占,最终仅仅保留在了巷名之中。

其实通州有两个祭坛巷,除了上头说的之外,南门还有一个。两条巷子都因坛而得名。南门外是“风云雷雨山川城隍坛”,明朝的碑记上叫它“南坛”。据管劲丞老先生考证,祭坛的原址在白家园;而祭坛巷就是后来的严家巷。

 

来源: 《乡韵崇川》 崇川区政协学习文史委员会

 



1条评论

  1. 本站有几篇谈儿尾词的文章,本文里的“沿小儿”就很有趣,从小的意思,这个构词结构值得研究一下。祭坛巷,原来没见到巷名的时候,听人家说这个地方,以为叫“鸡蛋巷”,看到巷名的写法后,才知道实际所指,这篇文章更让我们知道了巷子的来历。祭坛巷之所以被听成了鸡蛋巷,也是可以理解的,祭坛巷说的时候因语流音变实际上跟鸡蛋巷的读法相似。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