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通话中的语流音变,以“的”,“了”,”吧“为例。

0

所谓语流音变,即音节的一部分(或全部)受附近音素的影响而发生变化。

先以英语为例:

kill him 变成 kil lim (h在语流中被忽略)

再以普通话举例:

面包 mian bao 变成 miam bao (mian 中的n 受后一个双唇辅音的影响,变成m)

好啊 念作hao wa, 好字的国际音标是haw,

天啊 念作tian na 地啊 念作di ya

红啊 念作hong ŋa

啊字的语音受前一个音素影响。

南通话中的助词“的” 与“了”的语流音变与“啊”类似。

例如 红的(hong ni)

蓝的(lon ni) (lon 中的on 表示鼻化元音/ɔ̃/)

黑的 (haq di) (q表入声)

灰的(hui li) (l也可发成齿龈闪音)

以上三例说明 的(di) 的发音在南通话中受其前一个音素的影响而变化(发音方法变化,发音位置不变)。 具体说,当 “的” 前面的一个音节以鼻音结尾时,“的” 的声母变成齿龈鼻辅音n; 当“的” 前面的一个音节以塞音结尾(入声)时,“的”的声母变成齿龈塞音d; 当 “的” 前面的一个音节以非鼻化的元音结尾时,“的“的声母变成齿龈边音(闪音)l。 故而,部分研究资料 将 南通话中的 “的” 写成“哩” 是不妥的。因为南通话结构助词就是“的”。只是在不同语音环境下发音不同罢了。

再说“了”

他脸红了(hong ne)

天蓝了(lon ne)

天黑了 (haq de)

天灰了(hui le)

规律同“的”,了字的声母根据前一个音素的变化而变化(发音方法同化,发音位置不变)

“吧” 字或也遵循此规律

外头 凉吧 (liang ma) 是非问句:外头是不是很凉?

外头 暖吧(nyun ma) (yun 表鼻化元音 /ỹ/)

外头 热吧 (iq ba)

外头 吵吧 (ce ba) /tsʰə pɔ/

从上述叁例可见 1)助词(词缀)”的“ ”了“ ”吧“ 声母的发音方法受其前一个音素同化,发音位置不同化。 2)吧 字的声母遇 非鼻化元音 不发生变化,因为不存在双唇边音或双唇闪音。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高志晏/南通方言网)



回复

avatar
  订阅  
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