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西大街

0

□ 保晓冲

退休以后,每天吃完晩餐,我多会漫步走在尚未拆建的一段西大街上。这里,有我终生难忘的童趣、油然而生的梦想。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被南通人誉为“富西门”的西大街,东起十字街路口、西至石拱端平桥,全长也就三公里多。西大街分两段,从十字街路口向西到和平桥(旧称西吊桥)为东段,在“六桥”(友谊桥、北濠桥、和平桥、文化宫桥、长桥、公园桥)内的城里,沿街两侧的大小商店一个挨一个。什么书店、笔店、典当行、铜锡店、钟表店、修车行、绸布庄、鞋帽店、红木家具修理店、玻璃店、账簿店、瓷器店、五洋店、卤菜店、酱菜店、瓷器店、西药店、中药店、点心店、茶食店、烟袋店、水果店、梳子店、扇子店、小酒店……有近200家。到了1958年,上述店铺因拓建人民路而被全部拆除,后移重建,东段西大街也就成为后来人民中路上最繁华的商贸区。

从和平桥向西至端平桥为西大街西段,较“六桥”内城里的西大街东段要长得多。那时,我已在铁星桥小学上二年级,每天上学从居住的保家野大门出发,右拐经西段西大街西头、过石拱端平桥,再左拐步入南巷子即到学校。到了1963年,我考取了跃龙中学,每天上学从家里出发,左拐经西段西大街、右拐经马仓巷向南,横穿人民路再走一点就到学校。如此这番,直至1966年初中毕业后,于1968年下乡插队,我离开了这片出生地。

我清楚地记得,城外西大街的繁华毫不逊色于城里的西大街,各种各样的商号、店铺多达300多家。印象最深的是:大兴昌绸布庄、西福园酱菜店、顾宏盛酱菜店、彭家巷洗澡堂、亨良成烟酒店、戴伯林水果行、陈记酒坊、王麻子草帽店、马振华理发店、张寿林馒头店、陈老二老虎灶、哥俩铁匠铺、薛家银器店、朱记裁缝店、吕记五洋店、潘记茶食店、杨记驴肉店、卲记马纸店、崔记面铺、王记茶馆、任家竹厂、纪家浴室、陆山饭庄、李桂记菜馆……沿街两侧从东往西数,还有门牌序号为220号的城西运输站、城西小学、地步湾居委会、烟酒糖业公司、盐业仓库、城西邮局、城西公社、食品二厂等机关、学校和企事业单位。

每逢春节、元宵、中秋、财神日子,城外西大街上热闹非凡,店铺老板们抱拳作揖互贺,呈现了一幅幅福禄寿财、吉祥和谐的动人场景。尤其在人民路尚未拓建开通之前的几年里,南通人民庆祝国庆的游行队伍都要从城外西大街上通过,届时临街店铺的老板们都会在店铺门前摆上茶水桌,提壶端杯为参加游行的人们递上解渴的香茶。大兴昌绸布庄的老板杨志坚还备上面盆、毛巾,让伙计们递给游行队伍的人们擦汗。

在城外西大街居住的人群中,涌现过不少鲜为人知的历史名人、近代英雄、现代栋才。如600多年前“流寓”通州西垣(即城外的西大街)融入汉族的蒙古族后裔,有48位画家、作家、诗人、清官、战将、学者的生平载入《光绪·通州直隶州志》;邵记马纸店老板“邵瞎子”的三个儿子,早年参加革命从事地下工作,战功赫赫,是我党隐蔽战线上的无名英雄;居住西大街保家野大门内的开明人士保少庵之孙,是早年参加新四军并在淮海战役中创造野炮打敌机奇迹的人民功臣;南通著名的抗日英雄汤景延烈士生前与妻陈竹筠,及南通著名中医大师孙恭旺也居住在街北马家府的地步湾巷子内……

据我了解,在城外西大街的两侧,还有花甲以上老人记忆中的明清年代古建筑群之印象。如清初,由雍乾间著名诗人、时任杭州府同知的保培基,筹款在街北建设面积计有96000平方米的保家大院(又称保家庄,解放后的门牌序号为322号)。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尚留下的保家野大门、保东野大门、保中野大门、保西野大门及“保天官府第”等保家大院的遗迹,均因旧城改造荡然无存。又如位于街南祭坛巷路口西南角的顾宅堂屋(又称顾家花园),是明代万历年间辽蓟总督顾养谦之居宅,其后裔嫡孙女与我三姐同学,于是我有了随着三姐进宅探望,欣赏院内明代建筑、花园美景的机会。然而,在1958年拓建人民路时,被拆除了三分之二,国家征收作为筑路之用,仅留供居住的两幢平房。

尽管西段西大街不复昔日繁华,尽管那街面上每到夜晚人烟稀少,但幸运的是,它们仍被保留下来,容我每晚来回溜达,触景生情。

来源:南通书画网

 



回复

avatar
  订阅  
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