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城百姓之戆驼

0

□黄步千

咯个人沿小儿就忠厚老实。

一次放叨晚学,他和荣生侯经过周家后门口,看见一棵石榴树挂满了开叨口的大石榴,两个人嘴里酸酸甜甜的,便想摘。可是个子太矮,够不着。荣生侯说:你瘦,轻,你踩着我的肩膀上去摘,我在下面托着你,多少两个人分。他真的就上叨树,摘一只往下厾一只。一会儿,周家老太拿着丫杈棒儿来叨,荣生侯见状,兜着石榴放手八只脚地溜掉叨,他两只手吊在树上,挨叨两丫杈棒,尿都吓下来叨。

还有一次,几个同学在濠河滩上飘瓦爿打水花,看谁的瓦爿跳得远,打的水花多。这时,对岸游来几只鸭子,德侯说,我们来厾鸭子,比比哪个眼力好。嘴里还在说,手里的瓦爿已飞出去,一下子就打中叨只花鸭子的头。那只短命的花鸭子,在河心里打叨两个圈圈儿就邈乌叨。养鸭的从对河追叨过来,一班兔崽子早都溜得没影子叨,可他扤都不扤,还呆呆地站在那里。养鸭子的拎着他耳朵找到他奶奶要叫他赔,他说不是他厾的,是德侯厾的。奶奶说,他们都溜叨,你不晓得也溜!他说,那只花鸭子太可怜叨。他娘顺手拿叨把鸡毛掸子就搳他,他也不避不让,一头哭一头奡着头说,不是我厾的就不是我厾的!养鸭的看看真的不像是他厾的,也只好就算了。奶奶说,你呀,真是个赖死无用的戆驼!后来,“戆驼戆驼”的,大家叫惯叨,就很少再有人叫他刘金河叨。夏天,德侯、荣生侯几个“纳宝儿”(南通土语,小棺材,昵称)还穿着木头板儿(木屐),有节奏地叩击在乱石铺的路面上,一条声地唱着:“戆驼戆驼,偷人磨盘,没法过河,斫叨屁股,砸破沙姑(卵袋,俏皮话,暗指头);戆驼戆驼,偷人老婆,没法过河,东藏西躲,爬进床肚……”

刘金河是偷着出去参军的,那天有队伍从家门口过,他就跟着走叨。家里没有一个人都懂,德侯、荣生侯也都不懂。他奶奶找了三天,哭了三天。不是那个挑担子的铜匠那天厾的一张纸条,大家根本不知道他的去向。他奶奶看了纸条,又是哭又是笑,脸朝北,叫了三声:戆驼,戆驼,戆驼!

俗话说:沿小而看,到老一半。但是,谁也没想到他才17岁便投了新四军,亲手劈掉板垣中佐;谁也没想到他会从一个小兵瘌子一直升到营长;谁也没想到55年回来探亲,除了肩头上的两条杠一颗星,还带回来一个漂亮的老婆。

刘金河回来的那天,他奶奶对着太阳烧叨三炷香,磕叨三个头。晚上还摆叨酒,既算是替孙子接风洗尘,也算是庆贺一家大团圆,又算是为孙子孙媳补办婚礼。

德侯、荣生侯当然也来叨。不过才两杯酒,咯两个鬼就没有叨样范,当着新娘子的面说起叨戆驼小时候的故事。新娘子那双风情万种的眼睛,在刘金河的脸上睃来睃去,只是笑。

原载《江海晚报》夜明珠2017年1月21日

 

本站加注:这个用语应该跟上海话“憨大”有关,“憨大”为“戆大”的别写,形容人愚钝。由此用语而起,本站专访了作者,请听采访录音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