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安地名的由来

0

作者:吉春发

南通市通州区西腹地的四安镇,以前叫做陈家酒店。其地名由来,民间流传着这么一个神奇的故事。 相传,很早以前,范公堤以西一带全是河汊纵横、芦苇丛生的荒地。此地原有一条自然形成、弯弯曲曲的龙游河,是连接南通城、新地(兴仁镇旧名)、运盐河、阚家庵、陈家酒店(四安镇旧名)、姚家渡、蔡坝河至石港渔湾的水上要冲。

明朝末年,一些逃荒的人在龙游河两岸开垦种植庄稼,搭起草房建家。 金沙西北部二总渡有一位自强不息、勤奋创业的陈老翁,携带老伴及儿子陈安郎和童养媳陈四娘等家人,搬迁到龙游河岸畔的木桥旁,用毛竹做桁条,葵花杆、江芦当椽子,芦苇柴编成网障,烂泥筑起围墙,茅草封盖屋顶,搭建了两间简陋的店堂。堂前竖起“陈家酒店”的旗牌,向客人供应自酿美酒和乡土风味的菜肴。

当年,陈家小炒味道好,酒店特酿扑鼻香,但因刚刚开业,生意一般,收益微薄,难以发家致富。于是,陈老翁敦促儿子陈安郎攻读古籍,出入仕途,振兴家声。其后,陈安郎考录为官吏,在外任职,薪水富足,经常带些银两,资助家业营运,奉养二老度日。陈家为发展酒店,适时添置店用餐具,采购时新粮谷,以独特的工艺配方,酿造出一批又一批色泽清碧、醇浓润喉、价廉质优的曲酒和米酒,以供客人品尝。从此,这家酒店成了过往船夫的歇脚点。行船的、运货的、赶集的、过路的人都喜欢来此喝上几杯好酒,有时客人酒钱少一点,也不计较。

光阴如梭,人生似水。不久,陈老翁生病去世,老婆也风烛残年。此后,陈家酒店的经营买卖、打酒炒菜、招待宾客等诸般之事,全由陈四娘一人主持忙碌。陈安郎在外任职,陈四娘年近50也未有身孕,十分盼望有个后代。有一年的中秋节后半夜,陈安郎与陈四娘酣睡在梦乡中,忽闻大门外有一阵阵婴儿啼哭声,夫妻俩惊醒开门四顾,只见家门口一个竹篮里放着一个婴儿。夫妻俩将可怜的婴儿抱回房间,安顿在温暖的被窝里。天亮后打开包扎婴儿的棉袄细看,是个漂亮的女孩,但腹部生着一些细小的痘痘。明知婴儿有痘疾,却也收留了下来,取乳名叫灵芝,当作亲生女儿般的精心抚养。

灵芝不觉年龄将达“二九”,面貌虽俊美,但痘症却漫延到手皮上,虽是到处求医问药,仍不见好转。客人见此,害怕传染,不敢接近,上门饮酒的人也越来越少,酒店生意日渐清淡,致使储存在屋后墙角阴暗处的一缸陈年老酒无法销售,又因忽视管理,常见一些虫类在酒缸盖、沿缸边上下爬行,有时坠落酒缸中,下沉死亡。为避免客人嫌秽厌恶,陈四娘埋言心底:“这缸老陈酒千万不能卖于客人饮用了!” 且说,灵芝看到家况如此衰落,这与她身患痘症有关,一时想不开,便要自寻短见。一日,她见养母在屋外打扫卫生,就偷偷地走进屋后,登上酒缸边,将草绳系扣在二梁葵花杆上,套住颈项寻死。谁知,草屋年久失修,葵花杆腐朽,挂不起人重,刹时杆断人坠,扑通一声掉进酒缸里。正在屋外扫地的陈四娘,循声回屋,只见灵芝正在酒缸中翻滚,急急忙忙将女儿救起。奇怪的是,约莫三五天时间,灵芝腹部与手皮上的痘痘逐渐蜕皮。全愈后的灵芝体如出水芙蓉,貌似下凡仙女。灵芝痘症一好,家中酒业又兴旺了起来。

再说,当地有一个地痞泼皮落腮胡须、猴面生疱、身长烂疮、肤如沙鱼,人们背地称他“张三癞子”。他时常游荡于集市店家,喝杯米酒,不付分文。行人都望而生畏,生怕招惹是非,远离避让。多年以来,张三癞子经常到陈家酒店来喝“白搭酒”,总是不给钱,陈四娘也不计较。 是年,镇北街姜家大院举行说书、唱戏、杂技等汇演盛会,人群簇拥,热闹非凡。盛会期间,陈家酒店也门庭若市、生意兴隆。张三癞子又到陈家酒店,想喝杯“白搭酒”。这天,酒店里宾客满座,他只好坐在角落里,等候多时,不见陈四娘来送酒。他酒瘾发作,坐立不安,便偷偷取来一只瓷碗,到屋后的酒缸里舀了一碗酒,一饮而尽,抹抹胡须,踉跄而去。盛会热闹,酒店人来客往,陈四娘忙得不可开交。张三癞子也天天如此,在屋后的酒缸里舀酒自饮,几乎每次喝得酩酊大醉。不久,张三癞子身上的疱疮症倒也日益消炎、脱皮、治愈。于是,他欣喜若狂、奔走相告:“王母下凡到酒店,祈福消灾真是灵;仙酒化疗治我病,人求仙方保安宁!”

消息传遍千家万户,方圆几十里的老百姓都信以为真,前来敬香跪拜,企求“仙酒”。说也稀奇,患皮肤病的人连日喝上三四碗,搽抹冲洗五六次,就会脱痂愈合,长出新皮。起初,陈四娘也同感酒奇,为慈善济世,忙碌赠送“仙酒”,一大缸陈酒所剩无几,这时缸底露出了蟒蛇、蜈蚣、蚂蚁、壁虎、地鳖虫等“酒中诸神”的遗体。至此,“仙酒”之谜全然揭晓,原来这是一缸库存的药酒。其后,陈四娘按照此配方精酿药酒,专供患者治疗癞疮毒症,疗效显著,百姓信任如神,传誉乡外。

陈安郎衣锦还乡后,又扩建了陈家酒店。陈四娘与养女灵芝及女婿合家经营酒业,热情服务百姓,吸引了许多人到此定居,人口渐多,自然形成了一个商贸集市。人们为纪念陈四娘的药酒奇迹,将这块地方尊称为“陈家酒店”。陈安郎、陈四娘夫妇去世后,当地老百姓为铭记他们的慈善功德,特地在龙游河陈家酒店处建造了一座小型的古庙,香火旺盛。据传,灵芝百年之后葬于龙游河支流的蔡坝河畔,人们为了永远纪念她,特地把蔡坝河上的一座桥称为“灵芝坝桥”。 日月辗转,乾坤变幻。清朝光绪年间,通州知州以石港、西亭、兴仁、刘桥四地为界,以陈家酒店为中心设镇,结合陈家酒店“药酒”创造者陈四娘与陈安郎两人名中的“四”与“安”二字,取名为“四安”。

来源:《江海春秋》2016年01期总第163期

 



回复

avatar
  订阅  
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