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城百姓之二先生

0

作者:黄步千

此人姓王,名磊,字春山,在家排行老二。他既不号脉究药,又不授课说书、占卜打卦、拨打算盘,通家巷里的老少都称其为二先生,一来是出于百姓对他家先人修桥铺路、造福乡里的敬重;二来二先生也是个有学问、有样范的人。

二先生三岁就读三字经、千字文、明贤集、之乎者也;七岁就能把朱子家训倒背如流,写得一手柳体。他耶(父)说“不图功名,不谋仕途,只为他日后立身、做人”。这话很本分。

二先生的耶是带着美好的憧憬走的,然而二先生并不曾能如他耶的愿。

首先是,二先生家在西南营的18间七架头、青砖小瓦的祖屋,16间归叨公。老婆急得恨不得撞头拳,二先生却邀月对酌,高诵:“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接着是,二先生家在西街上的几爿店都被“合作”叨,说起来他也是个副主任,实际上还不如个弼马温。二先生依然优哉游哉,说人应“守分安命,顺时听天”,把个老婆气回叨娘家,一条巷子里的人后来再也没有见到过她。而后是拉车送煤球,短裤背心,人比煤球还黑;而后是到做路队敲砖头,一只草绿帆布包里,两只黄面馒头,一玻璃瓶子水;再而后就是拾字纸破烂……

通家巷里的人,是看着二先生的一张粉嫩嫩的汤圆脸,一天一天变成瓦条子脸的;看着二先生从毛头小伙子一年一年牙齿落叨头发白叨的;看着二先生从宝塔顶儿上一步一步跌到芦菲上的。几个老邻居每每在宋家老侯扁豆棚底下的板凳上聊闲,都少不了要提到二先生。

“最近看不大见二先生叨。怕是生病叨吧?”

“不要瞎嚼舌头。他精神蛮好的,听说这两天还在把几个学生补古文课呢?”

“作孽!二先生好好的一个人就这样挨糟蹋掉叨。”

“你们可晓得卖肉的生侯是怎么发财的?哼——只有这个龟子儿想得出来,用注射筒往猪肉里打水!”

“哦——他竟做这没屁眼的事,哪里还是人,简直是畜生!”

“这应叨一句老话,叫‘修桥铺路下油锅,杀人放火子孙多’。”

“人心不古,世风日下。”

一天,有个女记者想找二先生做个专访,可惜来迟叨,二先生已驾鹤西去叨。据那几个补习的学生回忆说,那天二先生给他们刚讲完叨“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就一头栽倒叨,“120”到之前,他已没鼻息叨。

女记者还想在他屋子里挖点资料,但除叨破了的几本古籍书,就只有一幅二先生的字: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原载《江海晚报》夜明珠2017年1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