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各有一手

0

从前,有个会武艺的人,姓焦,绰号焦头儿王。他射的箭百发百中,后来,中了个武举人。到处炫耀自己有本事,还口出狂言:“天下再没有比我有本事的人了。”

有一天,他在自家门口柳树下耍烕势,叫家人把三个铜钱缚在三根柳条儿上,拿了三支箭,站在百步之外,搭上弓,连射三下,三个铜钱全被射中。看热闹的人个个叫好,唯独有三个人在私下议论,这三个人是谁?一个是白发老头儿;一个是黑脸大汉;还有一个是约摸十多岁的伢儿。

这个伢儿问老人:“爷爷,你说他这功夫难不难?”老人摇摇头说:“功夫都是练出来的,没有什么稀奇!”姓焦的听得清楚,几大步跑过来,眼晴一瞪,傲慢地说:“哦,你来射三箭试试看。”老人家一听,笑起来了,说:“我又不考武举人,练它做什么?”随手一指油担子说:“我是个卖油的,这个黑脸大汉是卖熟肉的。我们做买卖练出来的本事,你也未必能学得上。就说我这孙子,玩玩打钱墩,也有一套本事喽,这种本事只怕你还不及他呢?不信,可以当场试试。”

说着,从路边拿来一块半截头的砖头,腰里掏出十个铜钱叠了个墩儿,问焦头儿王:“你能用一个钱全打出来吗?”那个姓焦的不敢答应,老汉说:“我家孙子,一个钱打下去,要它落几个就是几个,你报个数目来。”“好,我要他打出一半来。”只见那个伢儿从身上拿出一个“打钱”,看准了钱墩子,啪的一下,几个钱被打飞了。那个“打钱”却刚好还让伢儿接住了,再数数打在地上的,不多不少,正好五个,老人笑笑说:“怎么样?说五就不会六。”

接着又指指那个黑脸大汉说:“你再看看他切肉的本事,暂向你家借张凳子一用。”早有一个家人赶着把张骨牌凳子端来。那个武举人赶来拦阻:“凳子切上了刀痕怎么办?”老人又笑了:“你别急,如果切上刀痕,我照赔、他切肉是底下垫了纸切的。”那个大汉从手里挎的篮子里取出一块熟肉,比划了一下,一寸长,垫张纸放在凳上,左手拿肉,右手拿刀,只听得嚓嚓嚓,不一会儿,切好了,老人把肉拿给那个姓焦的武举人:“这块肉一寸长,切了一百片,你数数看,再看看有没有连刀块,那张纸上有没有刀痕。”姓焦的细细看了看。心里不得不佩服他这一套绝技,说话也变得软和了:“你老人家又有什么本事呢?请亮一手让我开开眼界。”

老汉说:“我是卖油的,但我从来不用漏斗,你拿个油瓶来,今天和你做笔交易,我卖一斤油给你,用油端子打出来,直接往瓶子里灌,要是外面滴到一滴油,我一个钱不要,奉送给你。如果外面没有油,这一斤油要卖你五两银子。”姓焦的说:“好!咱们一言为定。”瓶子拿来了,老人家把瓶子外面抹干净,拿起个端子打满了油,举得离瓶口一尺高,端子一侧,油就笔直地从瓶口灌下去了。连灌了三端子,又玩了个花头,叫孙子拿个铜钱来,朝瓶口上一搁,老汉风趣地说:“这一端子就让它走个小门。”他看了看准头,端了一侧,那个油啊,就像线香一样,流成一根线,从钱眼当中的小洞洞里灌进油瓶里去了。

这一来啊,总算点化了这个自以为了不起的武举人,他真正感到自己一点点本事,真的没有什么可骄傲的。从此以后,他再也不炫耀自己了。
这就叫:
说五不丢六,一寸肉百片,
打油不沾边,油柱一根线。
各有各一手,全靠勤苦练。
武举亲眼看,抱拳忙道歉。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