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坎儿与虀菜

0

□夏俊山

刘旭东先生在《江海晚报》发表《吾乡方言十四则》,文中说:“河款儿,河边。吾乡之土语,其实高古也。”笔者也是海安人,对吾乡方言“河款儿“的写法实在不敢苟同。

刘先生所写的“河款儿”,偏于记音,没有考虑“款”与“河边”毫无联系。方言靠口耳辗转流传,出现变音的情况很多。以同音字为方言本字并不妥当。例如“喝水”,东台人方言的发音更接近“喝许”,在本字确定上,我们仍然根据词义写成“喝水”。同理,“河坎儿”也不能根据方言发音,写成“河款儿”。

坎:自然形成或人工修筑的台阶状东西,例如土坎、田坎。贾思勰 《齐民要术·种柳》:“至春冻释,于山陂河坎之旁,刈取箕柳。” 程世才 《回顾长征·包坐之战》:“我军冲到哪里,哪里的敌人就利用树林、山包或河坎作掩护,拼命地抵抗、拼命地反击。”从词义或实例出发,“河坎儿”一词的写法都是经得起推敲的。

徐国锦先生长期关注家乡方言,其新著《海安方言志》中将胡萝卜缨儿腌制的食品写成“渍菜”,这同样值得探讨。

“渍菜”的写法在典籍中如果没有任何先例,其正确性就难免让人生疑。

翻开典籍,宋代陆放翁 《病愈》绝句云:“镜中无复旧朱颜,一笑衰翁乃尔顽。三百瓮虀消未尽,不知更著几年还?”元代武汉臣 《老生儿》第二折:“你若是执性愚顽,不从我教,引孙也,我着你淡饭黄虀,一直饿到你老。” 明代《杀狗记·王婆逐客》:“你吃的是肥羊美酒,他吃的是淡饭黄虀。”清代名教中人《好逑传》第二回“你若顺从了,明日锦衣玉食,受用不尽,岂不胜似你的淡饭黄虀?”当代作家汪曾祺《鹿井丹泉》:“归来饮食简单,每日两粥一饭佐以黄虀苦荬而已。”上述例子中的“虀”是什么食物?

虀,古代同齑,从韭,齐声。字形意义是用酱腌渍的细切的韭菜。引申之,有两个常用意思:一是腌菜;一是细、碎(现代汉语“齑粉”一词,义为细粉、碎屑)。胡萝卜缨儿切成碎屑,加盐适当腌一下做成的菜,叫“虀(齑)菜”与词义显然有关。虀菜色黄,所以又叫“黄齑”。

明郭子章《谐语》云:“范文正公少时,作《齑赋》,其警策句云:陶家瓮内,淹(腌)成碧绿青黄;措大口中,嚼出宫商角徵。盖亲尝忍穷,故得齑之妙处。” 范文正即范仲淹,《齑赋》对齑菜的描写是如此真切:黄齑在陶瓮里腌成,其色碧绿青黄;而措大(贫寒失意的读书人)咬黄齑却咬得津津有味,口中竟然嚼出美妙动听的音乐。从《齑赋》不难看出,齑,就是海安方言中的虀菜。此外,成语有“黄齑白饭”“淡饭黄齑”,都指穷人吃的粗劣食物。由此可见,渍菜写成虀菜,应该更有道理。

 

原载《江海晚报》夜明珠2017年2月25日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