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通旧商业中的行话暗语

0

按:行业暗语、隐语,北方叫春典、切口。南通旧时也又不少行业暗语,现在已经鲜为人知。白蒲哩朱友梅(1928年生人)老先生,解放前曾赖南通布庄学徒,深谙旧时南通行业暗语。以下是朱老先生的回忆文章。

南通旧商业中的行话暗语

作者:朱友梅
来源:《钩沉与纪实——白蒲(南通)文史故事》

南通旧商业行话暗语由来已久,在计划经济时期,认为是陋规恶习加以批判,现已不为人知。

旧商业行话暗语有着深邃的文化内涵,如土布庄以旦、竺、春、罗、语、交、皂、分、旭九个字分别代表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土布庄内部人员当客讲话时说:“三十六”为“春交”,售货员就知价格底细。对不吉利的颜色,用吉利的字代替,如黑色叫元(玄),黑平布叫元平布,蓝色叫月,粉红色叫妃色,称客人曰“宝各”。

粮行以一为担(扁担像一字)、二为断(一断为二)、三为汩(汩字旁三点)、四为长(肆字偏旁同长)、五为丑(丑形似五)、六为谷(《三字经》此六谷,人所食)、七为毛(毛字下面为七)、八为开(八字两边分开)、九为丸(九加一点为丸)。叫大米为八木子,小麦叫破肚,元麦叫滚子,大麦叫带枪,黄豆叫云儿,蚕豆叫天虫、芦稷叫珍儿。量器有流升淌斛之规矩,即用竹筒做的升子,装米可以装满,口上面和宝塔顶一样,任其下流。斛子量米,装满后用一丁字形木棍子将斛子上的米齐口括平,口旁留一小堆。

杂货店黑色纸张叫皂色,买香烛、神马均叫请,大爆竹叫高升,小长鞭叫吉炮,死人拿的纸折扇叫玉瓶。个别商店也有文化内容的九个字的数字暗语,一为元(一元始复)、二为仪(二仪呈祥)、三为阳(三阳开泰)、四为喜(四喜齐来)、五为福(五福同寿)、六为顺(六六大顺)、七为巧(七巧成图)、八为骏(八骏奔驰)、九为如(九九如意)。

对九个字的数字暗语,各行业、各商店自编的暗语不尽相同,外人不得而知。有的取忠、孝、仁、爱、礼、义、廉、道、德九个字。有的取《三字经》中的天、地、人、日、月、星、群、臣、义九个字。还有其他不同的字样,不再一一列举。

旧社会牙行及服务行业的行话暗语比较多,也很奇特,如秤称得准,尾部向上翘曰“戳天”;称得疲,尾部向下垂曰“拖枪”。一般鱼行、草行是用戳天秤,花行是用拖枪秤。欠账叫“佘贝”,给现钞票叫“摸页子”。价格上涨叫“拍屋匠吃早饭”(意为吃过早饭就上屋),价格下跌叫“泥水匠淘井”(意为下去了)。

理发店称理发叫戗,称妇女叫阴把子,刮胡须称脱口面,扒耳朵称挖井,洗眼睛称点召子。浴室拖鞋叫刹子,擦身热毛巾叫把子。旅社饭店服务称茶房。浴室服务员称跑堂的。

牙行和服务业共同的暗语,头叫枣木榔(俗话枣木榔头),眼睛叫荔枝圆(荔枝圆眼),耳朵叫金针木(金针木耳),手叫香圆佛(香圆佛手),脚叫蛇神百(蛇神百脚),肚子叫鸡鱼蹄(鸡鱼蹄肚),嘴叫樱桃小(樱桃小口)。

他们对顾客当面称某先生,对内也用暗语,如姓张的称邋遢笋(姓,邋遢就为脏,与张谐音),姓沈的称坐堂笋(坐堂审判,审音同沈),姓顾的称放屁笋(放屁的声音为鼓,音同顾),姓吴的称过天笋(风从天上吹过的声音,呜音同吴),姓赵的称喊笋(高声叫曰吵,音同赵),姓钱的称左佛向(左佛向前,音同钱),姓高的称宝塔笋(宝塔高),等等。

如沈先生刮胡子要轻一些,老板就用暗语通知理发师,“坐堂笋脱口面不能远(近音同轻)”。再如赵先生在浴室要修脚,跑堂的(服务员)用暗语通知修脚师傅:“喊笋蛇神百要扦。”

南通旧商业行话暗语较多、年代悠久,一时还不能全部收集,现在商业中出现不少的新名词,希望能对旧行话暗语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加以运用。



回复

avatar
  订阅  
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