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通纸牌图案的文化内涵

0

来源:《江苏地方志》2011年第3期

南通纸牌图案的文化内涵

文/沈显涛,郁新颜

纸牌,亦称“字牌”、“长牌”、“小牌”,由古代的博戏——叶子戏——马子——马吊牌——斗虎、扯张——默和牌——碰和牌演变而来,经不同时期逐渐演化至现代各地区纸牌大小、图案等存在着很大差异,其称谓也有很多,江苏北部称“车胡”、“马子”,湖南称“跑胡纸”,四川乐山地区称“二七十”,南通地区称之为“笃子胡”“单将长牌”等。2004年,南通纸牌和牌经作为“文化活化石”纳入南通市非物质历史文化保护规划。

一、南通纸牌的审美特征

(一)图案外在表现形式的融合性

我国远古传说的五帝时代,南通最早的移民——古青墩人在南通这块土地上播下了北方的种子并烙下了北方文化的印记,而后几千年,由于历史等因素,使得南通的居民五方杂处,各种文化在这里和谐共处并互相包容,南通地区的纸牌作为人们的一种娱乐方式,成为民间美术的一个分支,纸牌图案的外在表现形式直接体现了南通文化包容性的特征。

南通地方纸牌产生于何时,距今尚无史料记载。现今一般的地方纸牌共120张,分别为一~九万、一~九条、一~九饼各4张,以及“红花”“千字”“白花”各4张,有些地区根据120张或增加或减少牌的数量。一般地方纸牌的牌面图案相对对称,分牌头(也称缺)和内堂两部分(图1),牌头为识别纸牌名称的抽象符号(图2),内堂的识别符号相对通俗易懂,如:一至九饼中运用一到九枚古代铜钱形象化的来表示每张纸牌的称谓(图3)。

47-9

图1:各地方纸牌图案的构成形式(以“一条”为类)图2:各地方一到九万排头图案

图3:各地方一到九饼内堂图案

南通纸牌(图4)长9.9厘米,宽2.1厘米左右,牌面图案相比其他地方纸牌,在外在表现形式上具有很强的个性化特征。与其他地方纸牌相比,南通地方纸牌的图案具有一定的融合性。从牌面下部分的牌头可以看出它与安徽地方纸牌具有共性,其中万、条、饼分别在符号化的图案中以“空白”(图5)、“竖线”(图6)、“实心圆点”(图7)形象表示;下部分一~九万的内堂人物又与山东地方纸牌有很强的关联性,分别绘有水浒一百零八将中的燕青、花荣、大刀、柴进、李逵、李俊、秦明、朱仝、宋江(图8);牌面的上部分三分之一处绘有民间信仰的人物,一~八万分别为穆桂英、蓝采和、许仙、沙和尚、何仙姑、喜星、小青、福星,一~八条分别为小雀儿、吕洞宾、曹国舅、韩湘子、汉钟离、张果老、白娘子、禄星,一~九饼分别为寿星前身、铁拐李、猪八戒、唐僧、孙悟空、乌龟精、蚌壳精、刘海、麒麟送子,白花上为寿星。这部分图案是南通地方纸牌所独有的,反映了南通民众的宗教崇拜、民间俗神崇拜以及对民间故事、英雄人物的特殊情结,同时也是南通纸牌地域性特征的主要表现。

图4:南通长牌 图5:牌头以空白表示“万”

图6:牌头以竖线表示“条” 图7:牌头以实心圆点表示“饼”

图8:一~九万中的水浒人物

(二)图案的内在审美特征

南通纸牌在传统手工业时代都是通过木刻雕板印制而成,因此也属于民间木刻版画的范畴。传统工艺造物有自己独特的创造心态、造型理念、视觉模式的造型规律,从形象发生学的范畴来看,讲究意、象、形,也就是在造物和图案的造型过程中体现出一定的装饰性、抽象性、符号化。南通纸牌作为一种传统工艺的产物,其图案的表现形式同样具有传统造物的理念。

1.符号化

南通纸牌符号化图案的实用功能与纸牌的实用价值是相互关联的,但又不是同一层面上的内容。纸牌的实用价值,是指纸牌具有的文化价值,而符号化图案的实用功能则是通过符号传达纸牌具有的文化价值。如:通过对南通纸牌下部分内堂图案的识别,在纸牌的娱乐过程中,人们很容易的掌握到纸牌的称谓;内堂图案的“条”(图9),马吊牌中称之为“索”,“索是绳索之意,古时用绳索穿钱,一千文钱穿为一索,又叫一串或一贯。所以几索便是几串钱之意。”因此,此部分图案中将古时用绳索串钱的形象经过简化,形成一种通俗易懂的符号,即便人们不能记住牌头图案的意思,通过这部分的图案也能理解每张纸牌的具体名称。

图9:南通纸牌下部分内堂一~九条图案

2.朴素、单纯、富有生趣

南通纸牌的图案相较其他地区,给人的感观是迥异的。各人物的形象,朴素而单纯,生动而有趣。创造者在对人物图案的构思过程中,既反映了人物客观的真实,又巧妙的对人物的素材进行高度概括,以单纯而又鲜美的语言反映出各人物深刻的内涵特征,区别于其他人物。如:从“六条”人物手中的鱼鼓以及人物的形象可以看出此人为八仙中的张果老(图10),“八饼”中的人物看似孩童,通过手中舞钱的动作可以看出此人物为刘海(图11)。此外图案造型的线条表现形式独特,稚拙而有生趣,乡土气息浓厚。图案给人的视觉感使人们在娱乐的过程中多了一份文化交流。

3.局限性的构图

图10、11:张果老 刘海

南通纸牌的图案具有装饰性的同时,还具有实用性。在图案的构图过程中要受到纸牌功能、形体、材质和工艺生产手段的制约。纸牌的尺寸,使得图案仅仅围绕长9.9厘米,宽2.1厘米的范围内进行构图;传统纸牌的制作工艺、以及价格等因素,也制约了纸牌图案的构图。

二、南通纸牌的文化意涵

(一)道教崇拜

图12:八仙人物 图13:福禄寿喜

南通地区信奉的道教诸神具有一定的普遍性,纸牌图案中绘有人们熟悉的八仙人物(图12)。道教崇拜的神灵众多,“在这些神仙中,人们最为称道的,可说是分别出现于汉、唐和宋代,而在明代结为一组的‘八仙’了。他们虽也具有神的威严,但更多的是济人行善,特别是那潇洒飘逸的风度,乐观放达的精神,都可敬和可亲。”八仙与道教中的许多神仙道貌岸然的形象不同,均来自民间,而且又有丰富多彩的民间故事,传说八仙分别代表男、女、老、少、富、贵、贫、贱,个性与百姓较为接近,因此深受南通民众的喜爱。此外,还绘有道教人物中的“福禄寿喜”(图13)。福、禄、寿是民间流传的天上三吉星,后来民间附会为天官、张仙以及南极仙翁,分别寓意五福临门、高官厚禄、长命百岁。民间喜欢将三星作为日常生活以及礼仪交往中象征幸福、吉祥、长寿;喜神比起“福禄寿”三星,无固定形象,与婚姻关系和生子最为密切,纸牌中的喜神为南通民众心目中的喜神形象。

道教人物的描绘表达的不是南通民众的一种严格的宗教信仰,而是一种俗信, 是人们对生存、繁衍、幸福美好生活的祈愿及向往,这也是人类最基本的群体意识。

(二)儒家伦理道德的体现

图14:典型人物形象图案

南通纸牌作为民间美术的一类,其图案在题材的选择上与其他门类的民间美术的选材具有一致性,对神话传说、历史故事、民间传说、演义小说等题材尤为钟情。常见的有《水浒传》、《西游记》、《杨家将》、《白蛇传》等。南通纸牌的人物中描绘了水浒中的人物,以及穆桂英、白娘子、小青、许仙、孙悟空、唐僧等人们喜闻乐道的典型人物形象(图14)。这类形象以弘扬儒家的伦理道德为宗旨,美好的人物与真善的道德内容相辅相成,人们在纸牌的娱乐过程中也从对这些人物的欣赏中增长知识、接受了传统的道德教育。

对戏文故事中典型人物形象的描绘,体现了南通民众对忠义、英雄人物的喜爱,通过这些人物宣扬正义,批判邪恶,培养人们美好的道德品质。同时也侧面反映了民间美术的寓教于乐的功能以及儒家思想对民间美术的支柱作用。

(三)吉庆祥瑞观

吉庆祥瑞观念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观念之一。以吉祥为主题的装饰图案,在人们的心中体现出了一种美满、祥和的寓意,吉祥观念始终贯穿于民间美术的造型以及装饰图案的创作过程当中。南通纸牌图案中福、禄、寿、喜、刘海、麒麟送子(图15)等具象人物以及背面图案的方胜纹、卍字纹等抽象纹样的运用都体现了人们求子祈寿、纳福招财的吉祥观念。吉祥图案的运用不仅体现了人们对“延年益寿”、“多子多福”等生命的追求,而且也体现了人们追求生命存在自然形式的永恒性与完美性。

南通纸牌经过时代的过滤,形成了自身的个性化和民族性特征。纸牌图案中所体现的审美特征、文化内涵,表现了南通民众独特的造物理念以及对生存、繁衍、美满生活的祈望与向往的心理。

参考文献

①罗新本 许蓉生.中国古代赌博习俗[M].西安:陕西人民出版社,2002 P86

②张道一.张道一论民艺 [M].济南:山东美术出版社,2008 P156

(责任编辑:黄 砉)



回复

avatar
  订阅  
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