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姥姥”和“外婆”的地理分布

0
来源: 华东师大语言学 微信公众号(2018-06-24)作者:吴君如

十三张图告诉你“姥姥”和“外婆”的最新地理分布

——2018621-221553人社会语言学调查初步结果

 

2018621日傍晚(18:20)我们通过问卷星发布了一个“关于外祖父母称呼的调查”,得到了全国各地网友的踊跃响应。截至2018622日早晨(8:34),共收到有效答卷1553份。我连夜对数据进行了分析,根据回答者报告的出生地和主要成长地绘制了语言地图,现将结果报告如下。

一、答卷来源的地理分布

在开始讨论之间,要明确一下答卷的地理代表性。我们来看一下答卷来源的地理分布。从图1可以看到,答卷覆盖了全国所有省份(含港、澳、台地区哦),但主要集中于东部地区,尤其是上海人的答卷特别多。这可能跟我们实验室的朋友圈主要在上海有关。不过,其他地方的朋友不要担心被上海人民代表哦,因为每一份答卷在图上都有独立的一个半透明的紫色的点来表示,地理位置通过百度提供的GPS信息精确定位到各位家乡的区县。如果你的家乡还没有数据,调查还没有关闭,欢迎参与

 

图1答卷地理分布,每张答卷的来源用一个半透明的紫色圆点表示,答卷数量越多的地理位置颜色越深

填写答卷的大部分是“中年人”(从开始脱发的90后到一直美美哒的60后),但也有年纪很小的小朋友和老爷爷老奶奶(图2)。

 

图2回答者年龄的地理分布,按从红到紫的彩虹色谱对应从小到大的年龄段

 

这就是彩虹色谱,从左到右对应从小到大的值

 

主要是受大学以上教育的群体,这还是和我们的朋友圈有关,所以本调查的结果在教育程度的代表性上是有局限的(图3)。

 

图3回答者教育程度的地理分布,按从红到紫的彩虹色谱对应从初中以下到博士的教育程度

女性回答者比较多,有1058人;男性回答者比较少,只有495人,不过性别的地理上分布还是比较平衡的(图4)。

 

图4 回答者性别的地理分布,橙色的“f”代表女性,蓝色的“m”代表男性

从普通话自评打分看,大家对自己的普通话水平评价都比较高,不过北方的,特别是东北的回答者对自己的普通话水平评价特别高,两广、福建地区对自己普通话水平评价偏低的回答者较多。

 

图5 回答者普通话水平自评成绩的地理分布,按从红到紫的彩虹色谱对应从低到高的水平

二、对外祖父母称呼的语感

下面进入正题。对“姥姥、姥爷”的看法用蓝色表示,对“外公、外婆”的看法用红色表示。

1. “普通话感”和“方言感”

我们没有问大家“姥姥和外婆到底哪个是普通话?”因为这个问题排除了两者都是普通话的可能,也排除了两者都是方言的可能。为了覆盖所有可能性,我们分开设计了两个简单的选择题:

1、直觉上,我感到“姥姥”、“姥爷”是普通话/某种方言

2、直觉上,我感到“外公”、“外婆”是是普通话/某种方言

我们也没有直接问一个事实问题,也没有用容易混淆主观与客观的“觉得”这个词,而是通过“直觉上,我感到……”询问大家的主观感受。所以这里考察的是大家的“普通话感”和“方言感”。

 

先来看回答者对这两组词的“普通话感”(图6)。

全国各省都有人感到“姥姥”、“姥爷”是普通话,也有人感到“外公”、“外婆”是普通话,并不只局限于传统意义上的北方或南方(很多上海人也觉得“姥姥”、“姥爷”是普通话哦)。

不过,感到“姥姥”、“姥爷”是普通话的回答者还是主要集中在北方,长江以南的中部地区是对“姥姥”、“姥爷”最没有普通话感的地区(蓝点在公鸡肚子围出了一个心形的空缺);而感到“外公”、“外婆”是普通话的回答者在全国都有分布

这里要提一下,虽然单纯数数的话,支持“姥姥”的人数比较少,只得233票,支持“外婆”的人数比较多,得1307票,但是考虑到上海人民为“外婆”刷票的热情,再看看图中红点和蓝点的分布情况,其实“姥姥”和“外婆”在普通话感上的差别并没有那么悬殊。

 

图6 感到“姥姥”、“姥爷”是普通话的回答者(蓝色半透明实心圆点,图5左图)和感到“外公”、“外婆”是普通话的回答者(红色半透明实心圆点,图5右图)的地理分布。

再来看回答者对这两组词的方言感(图7

不论南北,“姥姥”、“姥爷”的方言感都非常强1320票),非常多的北方回答者也感觉它们是方言。而感到“外公”、“外婆”是方言的则比较少(246),不过分布也没有很明显的南北差异,只是浙江和湖北省内部特别少。

 

图7 感到“姥姥”、“姥爷”是普通话的回答者(蓝色半透明空心圆点,图6左图)和感到“外公”、“外婆”是普通话的回答者(红色半透明空心圆点,图6右图)的地理分布。

2.排他观点和折中观点

有的人对普通话和方言的感觉是非此即彼的,而有的人则持有比较折中的观点,那么排他性的和折中观点的地理分布是怎样的呢?我们通过对问题12的综合分析得出以下结果。

排他观点:哪些回答者感到只有“姥姥”、“姥爷”是普通话,哪些感到只有“外公”、“外婆”是普通话,这些非此即彼的回答显示出了明显的地域差异(图8)。排他性的“姥姥支持者”集中在淮河以北,不过人数较少(79人)。排他性的“外婆支持者”则全国都有,和图1的答卷地理分布比较一致,人数非常多(1153人)。这说明两个备选的排他观点性中,只有支持“外婆”、“外公”为普通话的具有地域上的普遍性。

 

图8 感到只有“姥姥”、“姥爷”是普通话的回答者(蓝色半透明实心三角,图7左图)和感到只有“外公”、“外婆”是普通话的回答者(红色半透明空心圆点,图7右图)的地理分布。

持折中观点的回答者同样全国都有分布(图9),也有两类,一类认为两者都是普通话(154人),另一类认为两者都是方言(167人)。两类折中观点在沿海地区都广泛分布。区别在于,认为两者都是普通话的回答者更多地分布于官话方言区;认为两者都是方言的回答者则集中于中部地区;东北地区的回答者很少采用两者都是方言的观点(东北人觉得啥都是普通话……),而湖南的回答者几乎都采用两者都是方言的观点(湖南人觉得什么都是方言……)。

 

图9 认为两者都是普通话(紫色半透明实心菱形,图8左图)和认为两者都是方言的回答者(紫色半透明空心菱形,图8右图)的地理分布。

二、对外祖父母称呼的使用

语感和使用是相关而不同的两个方面。我们通过以下几个问题考察了人们对对外祖父母称呼的使用情况。

 

3、我自己当面叫外祖父母“姥姥”、“姥爷”/“外公”、“外婆”/其他

4、当不了解他人的语言背景时,我对他人称自己的外祖父母为“姥姥”、“姥爷”/“外公”、“外婆”/其他

5、当了解他人的语言背景时,我对他人称自己的外祖父母为“姥姥”、“姥爷”/“外公”、“外婆”/对方可能的称呼形式(请写出推测对方可能的称呼形式的根据)/其他

6、当不了解他人的语言背景时,我对他人称对方的外祖父母为“姥姥”、“姥爷”/“外公”、“外婆”/其他

7、当了解他人的语言背景时,我对他人称对方的外祖父母为“姥姥”、“姥爷”/“外公”、“外婆”/对方可能的称呼形式(请写出推测对方可能的称呼形式的根据)/其他

 

语言学上,问题3考察的是面称,问题4567考察的是背称,背称问题中,45自称,67他称

在我自己朋友圈的预调查中,我的小伙伴张娟提到了一种情况:

 

在北京,孩子随我这个南方人叫外公外婆,但是对别人介绍时,外公外婆自称自己是谁谁谁的姥姥姥爷,入乡随俗啊!”

 

因此,我还区分了不了解他人语言背景和了解他人语言背景的情况,并为了解他人语言背景的情况(问题57)添加了一个选项来表示“入乡随俗”或者说其实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情况(当然没有这个成语里的贬义)——对方可能的称呼形式(请写出推测对方可能的称呼形式的根据)

   对外祖父母称呼的使用情况如下。

1.面称

 面称的调查结果(图10)不出所料和《中国方言地图集》比较一致,基本上长江以北是“姥姥”、“姥爷”的根据地,长江以南是“外公”、“外婆”的根据地。值得注意的是“其他”的分布也非常广,并且与前两者大面积重合,只是北京以北的东三省和内蒙地区很少有“其他”称呼分布(大概是因为当地往往没有其他备选的称呼)。面称的分布基本上反映了“名从主人”的话语原则:不管在外面怎么说,你回家叫你姥姥“外婆”试试?你回家叫你外婆“姥姥”试试?你回家叫你家家/依舅婆/……“外婆”或者“姥姥”试试?看她老人家拿不拿鞋底子/鞋板/拖孩”/……抽你?

 从面称的分布还可以看出,姥姥”、“姥爷”和“外公”、“外婆”确实分别在北方和南方达到了日常面称使用的普遍性。

 

图10 “姥姥”、“姥爷”(蓝色半透明实心方块)、“外公”、“外婆”(红色半透明实心方块)、其他称呼(黄色半透明实心方块)的地理分布。

 

北京大学中文系语言学教研室.汉语方言词汇.文字改革出版社,1964.

2.背称

 在背称语域(图11),首先,其他说法在背称语域已经基本消失。也就是说,方言本身固有的称呼形式已经退缩到家庭内部了,例如上海地区外祖母称呼的另一些形式,如“外婆亲妈”(祖母的相应形式是“亲妈”)、“n53-44nie31-42,才是是固有形式,使用者已经很少了。使用语境的缩小正是方言消亡的一个重要指标,在外祖母这个亲属称谓的使用上上可见一斑。

 

游汝杰.上海地区方言调查研究第三卷.复旦大学出版社,2013.

 

其次,虽然“姥姥”、“姥爷”和“外公”、“外婆”还是基本遵循了各自的南北分布,但是“姥姥”、“姥爷”的根据地也已经普遍出现了背称说“外公”、“外婆”的情况

 

外公”、“外婆”VS.姥姥”、“姥爷”:

无背景自称1318
VS.203

有背景自称1152
VS.254票

无背景他称1348
VS.161票

有背景他称1043
VS.247票

自称背称就是对别人提起自己的外祖母时怎么说,他称背称就是对别人提起别人的外祖母时怎么说。

在不知道对方背景的情况下,大家对自称和他称的使用没有什么显而易见的区别。但是如果知道对方的背景就有区别:在说到对方的外祖母时会更多地根据对方的称呼来选择(228),在说到自己的外祖母则更少考虑对方的称呼(117)。这也是名从主人原则的体现:谈你的外祖母我就按你的叫法,谈我的外祖母我就不一定了。

 

 图11 “姥姥”、“姥爷”(蓝色半透明带花方块)、“外公”、“外婆”(红色半透明带花方块)、其他称呼(黄色半透明带花方块)、名从主人(绿色半透明带花方块),在无背景自称(左上)、有背景自称(右上)、无背景他称(左下)、有背景他称(右下)的地理分布。

 再来看看,总是考虑对方的称呼的都是哪里人呢?从图12可见,沿海地区的和各省边界地区的回答者最习惯于在背称时考虑对方的称呼。

 

图12 在自称和他称情况下都考虑他人称呼形式的回答者的地理分布(绿色空心方块)

3.“硬核”使用者

 

回答者中有大约一半从来不用另外一种称呼,我们这里叫他们“硬核”使用者(图13)。“姥姥”、“姥爷”有72个硬核使用者,“外公”、“外婆”有704个硬核使用者,其他称呼有2个硬核使用者。“姥姥”、“姥爷”与“外公”、“外婆”的硬核使用者的分布重合很少,地理界限相当分明,其界限基本符合秦岭淮河的南北分界线,但是分布界限的细节似与省界更为所重合,例如,苏北地区虽然在淮河以北,但是却主要分布“外公”、“外婆”的“硬核”使用者。

 

图13 “姥姥”、“姥爷”(蓝色半透明空心方块)、“外公”、“外婆”(红色半透明空心方块)、其他称呼(黄色半透明空心方块)的“硬核”使用者的分布。

三、不是总结的总结

 

这十三张图就是华东师范大学语言认知与演化实验室“关于外祖父母称呼的调查”的初步调查结果了。注意,它基本反映的是受教育程度较高的成年女性的看法……

反映主观直觉的方言感和普通话感。

第一,“姥姥”、“姥爷”的普通话感和“外公”、“外婆”的普通话感都在全国广泛分布。

第二,全国各地都有很多人都感到“外公”、“外婆”是普通话,而南方个别地区的人完全感觉不到“姥姥”、“姥爷”是普通话。

第三,不论南北,都有很多人感到“姥姥”、“姥爷”是方言;同样,不论南北,都有人感到“外公”、“外婆”是方言,但是“外公”、“外婆”方言感的普遍性要弱于“姥姥”、“姥爷”。

第四,从排他性看,只感到“姥姥”、“姥爷”是普通话而“外公”、“外婆”是方言的答案主要集中分布在淮河以北,而只感到“外公”、“外婆”是普通话而“姥姥”、“姥爷”是方言的答案在全国大量且广泛地分布。

第五,有少部分回答者持中和的观点,认为两者都是普通话,或者认为两者都是方言。中和观点在全国都有分布,在沿海地区比较集中。具体中和观点的类型与地理位置有关,持中和观点的东北人倾向于认为两者都是普通话,持中和观点的湖南人倾向于认为两者都是方言。

再看两者在面称、背称、自称、他称中的使用情况。

第一、面称上,尽管各方言区特有称呼还在普遍使用,但“姥姥”、“姥爷”在北方已经有了很高的普遍性,“外公”、“外婆”在南方也有了很高的普遍性,两者已经覆盖了各方言区特有称呼的分布,各自在南北具有普遍性。

第二、在背称上,“姥姥”、“姥爷”主要在北方使用,而“外公”、“外婆”的分布已经扩散到全国,主要使用“姥姥”、“姥爷”的地方也已经普遍出现了背称说“外公”、“外婆”的情况。

第三、各方言区特有称呼已经基本退出了背称。

第四、16.16%的回答者在至少一个条件下反映自己会根据交谈对方的称呼选择不同的形式。其中不少回答者提到,会根据对方是南方人还是北方人选择相应的形式,对方是北方人自己就说“姥姥”、“姥爷”,对方是南方人自己就说“外公”、“外婆”。这样看情况而定的回答主要来自沿海地区的和各省边界地区。

第五、在各种情况下都坚持使用同一套称呼的回答者大约占一半,其中主要坚持使用“外公”、“外婆”的远远多于坚持使用“姥姥”、“姥爷”的,而两者的地理分布基本符合秦岭淮河这个南北分界线附近的省界。

 “姥姥”、“姥爷”和“外公”、“外婆”都有一定的普遍性,特别是“外公”、“外婆”的普通话感和使用都已经扩散到全国。近期看,“姥姥”、“姥爷”和“外公”、“外婆”都没有灭绝的危险,各方言区特有的称呼才是正在存亡绝续的关头呢。

欢迎点击原文链接查看填写问卷。

 

参考文献:

– Original S code by Richard A. Becker, Allan R. Wilks. R version by Ray Brownrigg. Enhancements by Thomas P Minka and Alex Deckmyn. (2018). maps: Draw Geographical Maps. R package version
3.3.0.
– D. Kahle and H. Wickham. ggmap: Spatial Visualization with ggplot2. The R Journal, 5(1), 144-161.
– yalei Du (NA). baidumap: A package for spatial visualization with Baidu. R package version 0.2.2.
– H. Wickham. ggplot2: Elegant Graphics for Data Analysis. Springer-Verlag New York, 2009.
– 北京大学中文系语言学教研室.汉语方言词汇.文字改革出版社,1964.
– 游汝杰.上海地区方言调查研究第三卷.复旦大学出版社, 2013.
– 李荣,Bauman T, Australian Academy of the Humanities,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语言地图集,朗文出版有限公司, 1988.

参与调查



回复

avatar
  订阅  
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