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测南通话噪音起始时间(VOT)

0

实测南通话噪音起始时间(VOT)

文/高志晏

噪音起始时间(VOT)

噪音起始时间,又叫发声起始时间,英文叫 Voice Onset Time (VOT)。下文简称 VOT。VOT 是指塞音从除阻到声带开始振动的时间,即送气时间的长短。汉语拼音 p 和 b 的语音区别,在于 p 是送气,b 是不送气。我们从声学角度探讨,即是考虑此二者的VOT长短。研究VOT的文献可谓汗牛充栋,对此感兴趣的网友可以查看我列在文章最后的文献。这篇文章,我来分析一下南通话塞音 p,t,k (/pʰ,tʰ,kʰ/) 以及 b,d,g (/p,t,k/) 的VOT时长。

下面两张频谱图展示了南通话“炮”和“保”字的发音情况。“炮”的声母是 p /pʰ/;“保”字的声母是 b /p/。我们看到 /pʰ/ 要明显长于 /p/。也就是说送气音的VOT是要长于不送气音的。

南通话VOT

我们当然不能仅凭两个字的发音就下结论。我录了一些我自己的发音,然后用 Praat 软件进行了分析。例字来自《南通方言考》第110页(附在文末)。这些例字包含了南通话/pʰ,tʰ,kʰ/和/p,t,k/可以出现的各种语音环境。我分别测量了这六个塞音的VOT平均值,结果如下:

南通话塞音VOT平均值
塞音数量VOT均值(毫秒)方差(毫秒)
b /p/2213.147.32
d /t/2115.106.10
g /k/1631.9413.73
p /pʰ/2383.2722.22
t /tʰ/2192.8114.50
k /kʰ/15108.9314.52

由上表可见,(1)南通话不送气音/p,t,k/的VOT时长很短,而送气音/pʰ,tʰ,kʰ/的VOT时长较长;(2) VOT 时长似乎与发音部位相关,双唇音 (p,b)短于齿龈音(t,d),齿龈音短于软腭音 (k,g)。一般来说,汉语的VOT要比英语的VOT长得多,英语送气音 p t k 的 VOT 时长分别在 58,70,80毫秒左右[1],而汉语普通话的送气音 p t k 的 VOT 时长分别在 99, 98, 110 左右[2]。我个人的南通话 VOT 长短还是接近于汉语普通话。英语的 VOT 长短一般受发音位置制约[3],即双唇音 (p,b)短于齿龈音(t,d),齿龈音短于软腭音 (k,g)。汉语普通话,软腭音 (k,g)的 VOT 要长于双唇音 (p,b)和齿龈音(t,d),但双唇音和齿龈音之间并无显著区别 [2][4]。我个人的南通话 VOT 虽然显示出和英语类似的情况,但我们仍需要进一步运用数理模型进行细致的统计分析。

由于本次实验只有我一个发音人,每个音节也就念了一次,故而不采用混合效应模型,而采用一个简单的线性回归模型。我以VOT长短为因变量 (dependent variable),以送气与否、发音位置、语速快慢,以及这三者的交互关系 (interaction) 为自变量。结果显示:

  1. 送气音的 VOT 显著长于 不送气音的 VOT (p<.001)
  2. 双唇音的 VOT 显著短于 齿龈音和软腭音 (p<.01)
  3. 语速越快,VOT越短 (p<.05)

制约 VOT 长短的条件还有元音环境,高元音前的 VOT 一般较长,低元音前一般较短[5]。汉语 VOT 的长短跟音节的声调有关,一般普通话去声(高降调)音节中的 VOT 比较短,阳平(中升)和上声(低升)音节中的 VOT 比较长 [6]。从社会语言学角度看,有人认为女性的 VOT 一般比男性的 VOT 要短一点 [7],也有人认为男性的 VOT 要比女性的短[8]。以上这些因素,本次实验都没有特别兼顾。真正搞声学方面的测量,仍需进一步控制各种变量,也需更多人提供语料。

南通话元音空间

我们在去年的一篇文章中已经测过南通话单元音的舌位(关于舌位问题,请参阅我们去年的那篇文章)。当时的测验比较简单,每种元音只有一个语音资料。本次实验中,每种元音出现在几种不同的语音环境中。比如说 e /ə/, 就有保(be) 炮(pe) 岛(de) 讨(te) 搞(ge) 考(ke)这六种语音环境。多种语音环境为更加准确地估测元音空间提供了便利。我采用 Praat 软件测量了每个单元音的第一和第二共振峰均值,在 R 中作图。

下图是所有阴声韵单元音的发音位置,我们可以看到,同样一个元音可以有几个不同的舌位。这是由元音所出现的语音环境所决定的,比方说,声调对舌位会有一定影响[9],元音的长短有时对舌位也有影响[10]

在此基础上,我们可再取均值,得到每个元音的总体舌位情况。总体来说,这几个元音的舌位跟我们之前的一篇文章差不多。有一个区别,本次实验中擦化元音 /ʋ/ 的舌位比 /u/ 要低一点。这一结果与《南通方言考》的测算是一样的(见《南通方言考》p.87,图三十八)。由于本次实验语料包含  /ʋ/ 和 /u/ 在多种语音环境下的发音,故而这个结果相对来说,应该还是比较可信的。

顺便也测了一下本次实验所涉及到的阳声韵和入声韵元音舌位:

阳声韵 入声韵

附录:

注释
[1] Lisker, L. and A.S. Abramson, “Some Effects of Context on Voice Onset Time in English Stops,” Language Speech, 10, 1967, pp. 1-28.
[2] Rochet, B.L. and Y. Fei, “Effect of Consonant and Vowel Context on Mandarin Chinese VOT: Production and Perception,” Canadian Acoustics, 19(4), 1991, p. 105.
[3] Cho, T and P. Ladefoged, “Variation and Universals in VOT: Evidence from 18 Languages,” Journal of Phonetics, 27, 1999, pp. 207-229.
[4] Chao K.-Y., and Chen L.-M. (2008). “A cross-linguistic study of voice onset time in stop consonant productions,” Comput. Linguist. Chin. Lang. Process. 13(2), 215–232
[5] Morris R. J., McCrea C. R., and Herring K. D. (2008). “Voice onset time differences between adult males and females: Isolated syllables,” J. Phonet. 36, 308–31710.1016/j.wocn.2007.06.003
[6] Liu, H., Ng, M. L., Wan, M., Wang, S., & Zhang, Y. (2008). The effect of tonal changes on voice onset time in Mandarin esophageal speech. Journal of Voice, 22(2), 210-218.
[7] Li, F. (2013). The effect of speakers’ sex on voice onset time in Mandarin stops. The Journal of the Acoustical Society of America, 133(2), EL142-EL147.
[8] Koenig, L. L. (2000). “Laryngeal factors in voiceless consonant production in men, women, and 5-year-olds,” . Speech Lang. Hear. Res. 43, 1211–1228.
[9] Whalen, D. H., Gick, B., Kumada, M., & Honda, K. (1999). Cricothyroid activity in high and low vowels: Exploring the automaticity of intrinsic F0. Journal of Phonetics, 27(2), 125-142.
[10] Lehnert-LeHouillier, Heike (2007). The Perception of Vowel Quantity: A Cross-Linguistic Investigation. Ph.D. thesis,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Buffalo.

例字 (来源:《南通方言考》)
 ptk
a
ɔ
e
ə
o
iBP
ʒ
ʋ
u
ɑ̃
ɛ̃
əŋ
ɔʔ
ɛʔ



回复

avatar
  订阅  
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