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通人学习普通话手册》述评

0
文/高志晏

邵磐世先生(1930一1971)是南通人,毕业于苏北师范专科学校中文科,长期从事语文教育工作,曾任江苏省语音研究会委员。1959年编写了《南通人学习普通话手册》一书。这本书作于上个世纪50年代,或许是建国以来公开发表的第一部关于南通话的著作,有其重要的历史价值。书中总结了南通话(市区)的声、韵、调系统,是继易作霖《南通方言字母说明书》之后,又一采用现代语音学归纳总结南通话音系的著作。本书的目的在于推广普通话,故重点在讲授普通话的相关知识,以及南通话与普通话的异同。由于本书的受众一般为南通地区的教师和学生,故而对南通话声韵的一些具体发音并未详加解释。

邵先生50年代的总结有不乏开拓性。《南通方言考》(敖小平,2017)认为有6个地方值得称道:
1. 区分舒声韵与入声韵
2. 区分介音的有无
3. 指出“低”,“衣”韵母的差别
4. 零声母为独立声母
5. 指出 /n/ 的变体 [ȵ],和 /u/ 的变体[v]
6. 指出南通话7个声调的调型与调值
《南通人学习普通话手册》,这本书已经成书有半个多世纪,用现在的眼光看,该书也存在一些时代的局限性的。《南通方言考》认为主要有三个地方:
1. 韵母音值未交代
2. 遗漏舌叶音声母
3. 区分“五”,“古”并无依据。

就普通话的语音来说,我认为本书还有一些其他的亮点,对普通话语音的讲解比较细致。特别在讲复元音(双元音)的时候,本书提到了复元音 ou,ao, ie 中的 o,a,e 与单元音 o,a,e 的不同,是非常可取的。当然,受其时代局限,也有一些问题。比方说,把普通话的 r 处理为 浊音的sh,很明显是受到了高本汉的影响。现在仍然有学者持此看法,但是越来越多的声学研究表明 r 的摩擦较弱,处理为近音比较恰当。另外,本书并未提及普通话的连读变调(上声变调,“一、不”变调)。

除开语音学理论,我认为从二语习得角度看,《南通人学习普通话手册》也有另人称道之处,表现在:
1. 本书对比了南通话和普通话的语音,并从两种语言的差异来预测学习难点。这与语言习得理论中的对比分析假说(contrastive analysis hypothesis)不谋而合。对比分析假说由Robert Lado于1957年正式提出,邵先生的著作发表于1959年,可以说是引领时代风尚。于此同时,《南通人学习普通话手册》也就继承了对比分析假说的一些缺陷。
2. 本书有很大篇幅谈论如何把南通话转换成普通话,让学生在学习的过程中有所依循,有助于减轻抵触心理。本书的最后还整理了南通话与普通话词汇的对照表,有非常重要的文献价值。
3. 避免了使用晦涩的语言学和音韵学术语,特别是在谈如何将南通话送气音转换为普通话的时候,着重谈了南通话几个阳调送气音变成普通话要读不送气。在谈论声母的同时,又复习了一遍声调,体现了“波浪式前进和螺旋式上升”的教学理念。

ntren



回复

avatar
  订阅  
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