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通剧演员王金生

0

《南通文史资料选辑》1987年8月第7辑

记通剧演员王金生二三事

李少麟

王金生(1914-1984),小名野侯,是江苏南通市郊闸东乡人,市政协委员、文联理事,曾任南通市僮子戏实验剧团团长、实验通剧团副团长、团长等职。十二岁时就进唐闸大生纱厂做童工。日本侵略者侵占南通后,王金生被解雇回乡,生活无着,有人介绍他去帮敌伪收税,被他拒绝。

一、“半路‘出家’学僮子”

王金生有一个远房堂叔叔,叫许海山,人称许水爹,与王金生的父亲许三爹(步青),均是当时本市有名的僮子。许水爹的《唐僧取经》和《文王访贤》,在唐闸河东及邻近南通县一带的乡间,很受农民欢迎。许水爹有付好嗓子,他唱的僮子腔别具一格,抑、扬、顿、挫,似说似唱,似唱似说;说中有唱,唱中带说。整本的僮子书,几个钟点,一气呵成,到关键高潮处,也放几句高腔,既入“书情”,也合“戏理”,可把听众的精神提了起来。许水爹念王金生的苦:又见其嗓子很好,平常也喜欢唱几句僮子腔,征得王金生的同意,许水爹即于1938年收王金生为徒。僮子在乡下说书,做“串”(演戏),要有一副好嗓子——“唱”;还要打莲花数板念白,说凑凑话,要有一个好嘴巴子——“念”;.招蟠,榜疏免不了要有一手好毛笔字——“写”;做表、上圣、跑方(舞蹈)外场,更需要一双好腿脚功夫——“跑”;此外,还要有一手民间刻纸剪、凿的技艺,否则算不上是一个好僮子。半路“出家”的王金生,由于他刻苦钻研,勤奋好学,凡僮子的唱、念、写、跑、刻均很出色,后来也成为我市著名南通刻纸名手。许水爹生平共带了四个徒弟,就出了个王金生。许水爹因无子继承其业,到41年索性把僮子家当全部传交给了王全生,从此王也就成了一方“当首”。

二、“王野侯上僮子一交待分清”

王金生对唱腔吐字很有讲究,他唱的僮子曲调,与南通话这一独特的方言结合得很好,唱起来字正腔圆,人人听得懂,因此远近闻名。他在乡间做僮子会、做串,常扮演小生。偶尔也男扮女装唱花旦。由于唱的戏文多取材于“七字段”、“十字言”、“鼓儿书”,故其内容故事倩节,乡人知之甚多。逢到僮子唱书、做串,有心者还捧着“鼓儿书”边听边看边对照,有“肚子”的僮子,不漏半句。王金生唱书做串,不但有头有尾,只字不丢,而且还能灵活处理,丰富“鼓儿书”的内容;再加上他嗓门圆润,音色柔和,咬字实在,吐词清晰,因此久而久之,“王野侯上僮子一一交待分清”这一赞赏之语,已成为市郊人们对事物交待分清的广为流传的歇后语。

三、通剧改革的成效

1958年10月,建立南通市僮子戏实验剧团,王金生担任团长。他除参加演出外,还识极参与剧目挖掘整理工作。他肚子里懂的东西很多,他不仅精通本路僮子曲调的唱腔、唱法,对邻县各乡之各路不同风格的僮子唱腔都演唱得很好。特别可贵的是,他对南通山歌、民歌、号子知道更多,几乎无一不会演唱。他深知,僮子唱腔悲者居多,要适合复杂的戏剧情节和各式各样人物的感情,要发展成为一个地方剧种,光靠僮子现有曲调是远远不够的,一非改革唱腔不可,于是,他将通剧的单纯锣鼓伴奏,发展到民族管弦乐器伴奏,从此,使通剧初步形成了向板腔体过渡的戏曲音乐。

僮子在乡间做串,多演幕表戏,没有正规剧本,内容不健康处甚多。王金生常讲,如今是正规剧团,要有自己的剧本,要按剧本演戏。于是剧团成立了有王金生、何秩言、张玉昆、陈德如、陈瑞生和我等六人的班子,负责挖掘整理了一大批剧目。如《李兆庭写退婚》、《陈子春》、《西游记》。以后又陆续整理出《王清明合同记》、《荷包记》等传统剧目。

王金生对演现代题材的剧目很感兴趣。用他的话说,演古装传统戏,我们基本功差,身手不行,演起来很吃劲,演现代戏接近生活,情况熟悉。我们是农村出身,演农民戏觉得自然,剧团抽演大型现代戏《枯井沉冤》(孙大翔编剧),王金生饰演金木匠。在《牢监》一场,金妻(陆佳英饰)带着儿女到牢中探望含冤囚禁的金木匠,王金生唱的那大段《十字悲腔》如泣如诉,委婉动人,倾吐了金木匠受冤屈坐大牢,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悲惨遭遇,每演唱到此,台上台下,泪水交融,哭声一片。《枯井沉冤》是一出大型悲剧,适合悲切切的僮子曲调,因而王金生饰演的悲剧人物金木匠,所运用的唱腔和表演,能感染观众,取得强烈的剧场效果。

同样,王金生在另一大型现代戏《红色的种子》(移植锡剧剧目)中,饰憨厚老实的农民王老二也是很成功的。这个戏不是悲剧,王老二也不是悲剧人物,经过改革的僮子腔调,较好的完成了剧本所赋予的任务。王金生在这个戏中的唱段,并没有用“七字言”,也是经过重新设计的新腔,他唱起来不仅能保持僮子曲调的待色韵味,还能体现作曲者的意图,使该剧大为增色。王金生饰的王老二,纯朴自然,没有丝毫矫柔做作之感,更没有一点“舞台腔”,似乎生活中的王老二就是他,与其他剧种演出相比,他饰的王老二来得更真实更可爱又可信些,要不,以后怎么全团的同志不呼王金生其名,而直唤剧中人“王老二”呢?可见其角色塑造成功之程度并非一般。

1960年5月22日,是僮子戏实验剧团完成其历史使命的一天。在僮子戏实验剧团实验所取得成果的基础上,将广泛吸收南通地区的民歌号子,以及大剧种的所长为我所用;为发展和逐渐形成南通的地方剧种——“通剧”,作更大的实验尝试,经上级批准,南通市实验通剧团应运而生,由王任副团长、团长。



回复

avatar
  订阅  
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