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访南通的古代琉球客

0

造访南通的古代琉球客

文/王君
节选自 王君《古代飘来南通的外国客人》
原文载于《南通文史资料选辑》第14辑 (1995年)

清代嘉庆至同治年间,位于南通州东南方向的琉球国人,因风阻海上,飘流到南通的,也曾有数次。其中最早飘泊到南通且饶有奇异遭遇者,当数清代嘉庆初年的一次。

嘉庆初(约元年一二年)农历初夏廿八日,人们看到一艘狭长如战舰且式样稀奇古怪的海船从吕四海面上飘来,“一舟横海来,剪波到吕四,舟式颇希奇,中载人廿四”。海船抵岸后,人们迎上去,只见这廿四位不速之客,“发长身短黑,衣服花纹刺。言语不能通,操笔能书字”。异邦客人虽与吕四乡人不能通言语,却能用笔书写汉字来传递信息:“书是小琉球,名宫平、友利。纳贡中山王,年年循旧例。四月初二日,发舟那霸肆。程距一千里,中途黑风至。㴥㴂浪倾山,巨朦如展翅。无鼓记道里,有针辨方位。晨昏历廿余,飘泊此岸次。自分不能生,得生诚天赐”。琉球客的海船系四月初二从小琉球的那霸肆启航,亦即现今日本琉球岛的最大城市那霸(冲绳县县府,滨东海的那霸湾)。琉球的使臣们是“年年循旧例”向千里外的大琉球王一中山王纳贡的。这条巨大而狭长的战船出航后,即在海上遇上黑风、狂浪,如同展开翅膀似地在浪峰里颠簸起伏。船上的人们面对凶险听天由命,但仍坚持靠罗盘辨别方向。在海上整整折腾挣扎了廿多天后,天赐良机得以漂到吕四登陆。

琉球地理

海船上装着不少贡品,人们“检阅舟中物,白滕青竹筒。麦豆各份包,栗包二十四。醃鳅五尺长,黄鬃一小驷“。乡人们欢迎海外来客,还派专人察报了通州州官李逢春(字煦齐,顺天宛平人。乾隆五十七年一六十年在任,嘉庆元年一三年回任),然后用船送琉球国人自运河经金沙抵通州城。李州官设宴欢迎以宫平、友利二使臣为首的琉球客人,并安排异邦客人们到离州官府不远的城内天宁禅寺暂住。

琉球国民漂泊来通的消息不胫而走,到天宁禅寺看望外国客人的州民陆绎不绝,“人似道家装,衣青衣、白衣、花布。与之语,喃喃不能辨”。通州百姓与客人们仍用笔谈交流信息:“或书字于掌,示一青衣者,叩姓名。即起立拱手,索原笔,书云:‘下国琉球邦,霸府西村之人也,姓查名国吉”。南通州百姓感到琉球客很讲究礼节。由于看望的百姓渐多而围如堵墙,不复能再问了。

身着“琉装”的琉球男性

琉球客人在通逗留期间,李逢春州官还和他们友好地笔谈,询及海上的奇遇。清代诗人、当时任如皋知县的曹龙树(字星湖,江西星子人。乾隆五十五年一五十八年在任,乾隆六十年一嘉庆二年回任)忠实而详尽记录在诗里:“借问海中景,颠簸难全识。蜃气与鳌冠,离奇不一类。前夜波心红,阴火腾空炽。厉馨飞焰中,明见走万骑。神火不烧舟,心胆犹惊碎。我闻海出火,载自《岭南志》。水中车马声,《春明录》纪异。非有目击人,几疑载籍伪。兹尔琉球臣,一举微其二”。曹龙树触类旁通,将琉球人海上奇遇与有关书中的“海出火”、“水中车马声”联系分析。其实“海出火”现象似与《广东道志·卷三百卅四·杂录四》所载有关:“火星之精坠于南海中,为大珠径尺余,时出海上,光照数百里,红气亘天,今名其地为珠池,亦名珠崖,后有时出焉”。古代南通诗人首次提及不明飞行物“飞碟”(?)且作极生动而光怪陆离描绘者当推清人曹龙树,而琉球客能在海上与神火“飞碟”不期而遇,堪称当时的航海奇观。

琉球客在通州休息了数天,李逢春州官详报上宪,派人为琉球客新做了衣服,还整修好海船’,然后又设宴饯行。“为之制衣裳,酒食相安慰。备舟送子归,所以柔远使”。琉球客人与通州官府、百姓惜别时,感激通州官府、百姓热情友好的款待,“归语国中人,曾到天朝地”。

由于琉球人漂流到通,引起了南通州文化人士的兴趣。南通州人冯炎(字中山)在《竹轩笔异》中谈到琉球和风俗人情及漂流到南通的原因可谓明证:“那霸为琉球边地,其处有头目率兵士戍焉。《通考》载其国居海岛,俗无文字,望月盈以纪时节。其人深目长鼻,男子拨去髭须,身上有毛处皆除去。妇人以墨黥手,为虫蛇之文。旁有毗舍耶国,语言不通,袒褐吁唯,殆非人类。今其国俱皆附强邻也。环球图其地隔重洋与广省相近,此因风失转而之北,故越闽浙而至通”。

冯炎乃晚清时人,他年轻时也亲眼见过漂流来的琉球客人。那在同治(1862年一1874年)年间,琉球国人的海船也曾经飘到通州境内,船上共有数十人,到城内后,住在“玄妙观后三清殿旁”。琉球客人“衣皆青白,长袖园领”。据说他们是出海取渔失风所至,通州郡守申详由驿行文上宪,然后送琉球渔民到厦门乘海轮返回琉球国去。



回复

avatar
  订阅  
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