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通占卜风俗

0

南通占卜风俗

节选自《崇川区志》(2007,方志出版社)

一、占卜

(一)看相

以观察问卜人的形貌.掌纹,预测吉凶福祸 叫作相面,相手。解放前,看相的多系里下河一 带妇女,她们手执5寸长的短尺,一路喊着“相相面、交交运”,为人相面、手,兼卖剪纸花样。 问卜人也多系妇女。相面时,观其五官,相手时, 看其手掌中的纹路。在测视时往往多根据问卜人 的心理状志及事由的轻重缓急,随机应变,编造凶吉。解放后,此现象逐渐绝迹。近年来,相面与看手相者增多。

(二)算命

多为盲人操此业。算命时,根据人的生辰八字五行生剋来“预测祸福”。算命的范围,从家庭琐事、生意买卖到男女婚姻,起房造宅等无所不及。算命先生靠的是听对方的话音,揣度其心理,随机应变,作出模棱两可的预测。解放后,破除迷信,算命现象几乎绝迹。近年来,算命活动又渐增多。算命先生亦不仅限于盲人,还有利用计算机算命的。

(二)看风水

人们建房、筑墓,要请风水先生来选址.当不祥的事情发生后,要请风水先生来看是似物所 妨碍,以断定事情的前因,风水先生靠罗盘来编凶吉、寻碍方等。

(四)测字

解放前,南通城内主要街道常有测字摊。 一张小桌子,上铺台布,写着“诸葛马前课,文王八卦图”。桌旁挂上帏幔,上写斗大的“测”字。 问卜者在桌上丢上铜钱,拈上一字交测。摊主能察言现色,猜透来者的心理,凭着一张江湖嘴胡编乱诌,使问卜蕾听得如云如雾。解放后此俗已渐消失。

(五)打卦

解放前,打卦先生一般为苏北淮、扬等地 的人,他们肩背青布褡裢,穿街走巷,手持两片木制的空心“卦卜”,用3个手指拨弄,敲击发声,作为他们的打卦信号。遇有问卦者,打卦先 生便在桌上或地上放一张文王八卦图,并用手指拈上小卦扳,嘴里念念有词。当卦板任意落在卦图某一处时,打卦先生就作出解释。问卦者所问内容,不外是经商生产、婚丧喜庆、消灾去邪等等。打卦先生根据问者所说,进行各种排列和推算,牵强附会地曲解天灾人祸,愚弄无知人们相信天命,迷信“在数难逃”,由此再提出可以为之 “祛除灾星,消灾降福”的办法。解放初,公开打卦现象逐渐减少。20世纪80年代基本绝迹。

(六)求签,发仙方

问卜者在神前用抽签的方法,要求解符疑难或求医问药,为之求签。解放前此风很盛,砸庙 宇菩萨神龛前,都置有签筒,求锭者烧香点烛, 匍伏析持。手执签筒,闭眼颠簸几下,当一竹签从签筒里跃出时,和尚即接竹签的号数来查阅签簿,作出答复。如属问事,求得上上签的,则表明遇事可行,如求婚的上上签词为:“儿孙满堂五福全,灶神莅驾保平安,夫唱妇随同到老,男耕女织度春秋。”倘若下下签,则不宜办事,如婚配的下下签词:“逆水行舟遇狂风,万重楼阁遭雷轰,砻糠搓绳灰筑坝,鲤鱼溅落罾网中。” 也有的签筒专用于求医问药,签词即为药方,多为一般的草药。求签者按签词来行事,上当受骗,信延误医疗。解放后,随着人们认识水平的提高,求签做法逐渐消失。

发仙方是某些人利用迷估人的心理,鼓噪某地一树或一水塘有神怪显灵,能治病延寿,招来 四方善男信女,烧香上供,祷求一片树皮(叶)、一碗塘水。也有庙宇借供奉的抻佛显圣而发仙方的,所谓的仙方大多就是香灰。此事在解放后偶 发生时,即被取缔禁止。

(七)黄雀衔牌

黄雀衔牌是借助于动物的一种相命形式。从事此业者多为外地人,他们随身携带鸟笼,养有黄鸟,也称为“黄圆儿“,学名为白腰文鸟。经过专门训练的鸟能按主人暗示的指令衔出字牌,主人将牌正过来,按照牌上的字句为问卜者算命。解放后这种愚弄迷信者的职业基本消失。

(八) 扶乩,请灰堆婆婆(水飄姑娘)

解放前南通城邦均有“乩坛”,坛内设神座, 多为画像。神库前设香案,并有用线吊起的“丁”字形乩头(如展翅的鸟称为鸾),下为沙盘。卜问吉凶祸福时焚香点烛,恭晴“神明”,当坛内两人扶住的乩头转动,则表示“种”已降坛,随着乩头左旋右转,沙盘上使出现文字,表示神仙答疑。解放后,被政府取缔。

请灰堆婆婆,用一只新芦柴畚箕,1根筷子,顶1块青布,即成灰堆婆婆,畚箕换成水瓢,即 成水瓢姑娘。清“神”时,先到灰堆或水塘边去 “请”婆婆或姑娘“上轿”,请来后,先“执行”一番,再由装神弄鬼人员按重心将畚箕(水瓢) 与筷子支撑好,用点回答问题。

 



回复

avatar
  订阅  
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