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作霖和他的《国音学讲义》

0

易作霖和他的《国音学讲义》

文/刘卫锋
《南通日报》2010年11月24日 B1 版

今年年初,台湾商务印书馆重印《国音学讲义》。而这本书的首印,远在1920年6月。90年后依然重印,足见这本书的学术价值。事实上,这本书自1920年6月由商务印书馆出版后,影响相当大。1921年7月国民政府教育部经国语统一筹备会专家审核批准作为全国各地教授国音参考用书,到8月份已发行至第五版。而这本书的作者,正是南通易作霖。

Yi_TsoLin
语言学家易作霖

易作霖,号剑楼,1897年出生于江苏南通一个书香门第。从小天资聪颖,熟读经书,精于国学,为通州师范学校第十一届毕业生。1920年受聘于上海中华书局任编辑。次年三月与黎锦晖、陆衣言、沈问梅等人同时受聘于上海国语专修学校任教授。1923年,由国语统一筹备委员会指定,与全国知名学者黎锦熙、赵元任、林语堂等十一人共同组成国语罗马字拼音研究委员会。此后逐渐淡出学术界而专心于国民教育与慈善事业。先后担任通州师范附属小学校长、盐城中学校长、南通县教育会副会长、南通县视学、江苏省督学、省政府秘书、省教育厅暨民政厅主任秘书等职。1932年集资创办通州贫儿院,亲任院长,以半工半读方式扶助培养贫苦男女儿童,造就一批有用之才。任县视学及省督学期间严格法纪、奖惩分明,所到之处教学风气为之整肃。抗战期间严词拒绝与敌伪合作而跟随撤退中的江苏省政府辗转苏北淮东地区,在困难条件下坚持工作。抗战后期以董事长兼校长身份在苏北姜堰东乡重建崇敬中学,亲拟校训“艰苦自立忠实不欺”,开设初中和高中课程,聘请好友及知名教师授业,并亲自讲授国文课,每天带领学生晨练。艰苦奋斗将近两年,终因操劳过度身染痼疾,不幸病逝于抗战胜利前夕的1945年春。次年,南通地方名流钱笑吾等24人发表《追念易剑楼文》,并组织追念委员会,尊之为“文章巨子、教育名家”,

青年时期的易作霖就已经在语言学领域表现出卓异的才华,有多本语言学著作出版。《国音学讲义》是易作霖所著的一本专论国音的学术书籍,编著者在书的编辑大意中说:“学国语有三事,曰辨音韵,曰习词类,曰娴语法。本编专论国音,冀供学者初步之研究。”在这本书中,他以发音语音学的原理和方法结合国语实际情形描写国语语音各要素,又以传统音韵学的原理和方法分析国语语音之声韵、等呼、四声诸系统,还介绍了国音标准和注音字母的形成过程,记载了每一个注音字母的出处,并且提供国语老国音的完整系统,以及许多用老国音注音的文字材料,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

《国音学讲义》这本书在1920年出版,和当时的国语统一运动有很大关系。“五四”新文化运动提倡白话文,反对文言文;提倡新文学,反对旧文学。在“汉字革命”的口号下,社会各界广泛参与了汉字改革的讨论。1918年,钱玄同在《新青年》上发表《中国今后的文字问题》,陈独秀、胡适各陈意见,并表示赞成用罗马字母拼写汉语的意见。至此,汉字改革的讨论围绕这个问题深入地开展了,逐渐形成了国语罗马字运动。此后,汉字改革的讨论越来越深入,钱玄同、黎锦熙、赵元任等都发表了长篇论文,在理论上和技术上为制定国语罗马字及开展国语罗马字运动打下了基础。

在1920年代波澜壮阔的文字改革历程中,许多专家学者加入其中,而易作霖作为中华书局的编辑之一,编纂此书,用今天的话来说,可谓是“置身改革浪潮之中亲历其事”。易作霖的《国音学讲义》以浅显易懂的语言深入浅出地讲解国语语音系统之精要及其历史演变传承,所以台湾商务印书馆重印《国音学讲义》时说“即使在其问世近百年后的今天,仍不失为中文系学子学习语音声韵之基础模板。”《国音学讲义》行文条分缕析,文字通俗易懂,如介绍国语语音时,深入浅出:要想统一国内的语言,不可不先统一语音;要统一语音,不可没有一定的标准,这都是人人知道的。这个标准就是标准音,因它的力量可通行全国,所以就叫它是国音。但是表示组成音的各个原子,总得有些简单的符号,这符号就称音标。文字的形是代表声音的,声音是表示意思的,所以文字有个最要的条件,就是:教人一见就懂它的声音;读了声音就明白意义。我国文字只有形,没有声……现在要救这个积弊,就用音标注在字旁,表示他的读法;使不能自鸣的而能鸣,所以叫他是注音字母。这一段文字言简意赅,可见其文笔功力之足。

易作霖不仅在国音研究方面颇有建树,对语法的研究也很有创见。1924年就出版有《国语文法四讲》,这本书多年后仍为一些语言文字专家所充分肯定,如中国现代语言学家高更生教授通过研究,在其专著《汉语教学语法研究》中认为:“易作霖1924年出版的《国语文法四讲》在创建时期有重要的学术地位。例如,该书已对词、短语作了结构分析,对短语作了真正意义的功能分析:主张包孕句划归单句,不看作包孕复句;已初步采用层次分析、变换分析、语义特征分析、语义指向分析等。”在他为赵恩芳、唐雪凝所著《现代汉语复句研究》(山东教育出版社1998.6)写的序中,则通过对汉语语法学史上的经典著作《马氏文通》、黎锦熙先生的《新著国语文法》和易作霖先生的《国语文法四讲》进行比较,指出“《国语文法四讲》虽比《新著国语文法》仅仅晚出两个月,但是它把所谓的包孕句划归单句的一个类型,不包括在复句之内,应当说这在汉语语法学史上具有独创性。”

除了《国音学讲义》、《国语文法四讲》,易作霖还著有《国音读本》、《五声论》等。在国语统一运动和新文化运动中,青年易作霖即以其学术建树崭露头角,惜乎时代更迭,之后他进入国民政府,于1945年春英年早逝,他的学术成就也就鲜为人知了,但他在文化上的贡献,尤其在语言学领域的成就,是值得我们铭记的。



回复

avatar
  订阅  
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