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飞行员在海门宋季港获救记

0
41

美国飞行员在宋季港获救记

俞建新等
《江海春秋》(《南通文史资料》 第17辑)
1998年1月

本文根据俞建新的回忆、三和乡编文组的调查资料和对有关当事人曹永华、陈渭滨、陆菊美等的访问,由徐彦伦和姚锷整理而成。

1945年6月12日,9架美国B24轰炸机从美驻菲律宾马尼拉空军基地奉命出发,飞往我国长江下游轰炸出入长江口的日本舰船。其中由中尉机长雷特蒙驾驶的飞机,已是第6次被派往沪、海(海门)、启(启东)、通、澄(江阴)等一带江面巡航。此机装有先进的电子仪器及其他观通设施,机上带有500磅炸弹两枚,小口径炮一门,轻重机枪数挺。

12日深夜,这架美机飞临长江口上空,炸毁了几艘日军运输船后,又发现海门青龙港外江面上有一艘小船,因江面有雾,能见度低,分不清是中国民船还是日本舰艇。这时日军地面炮火向空中猛烈轰击,为避开炮火,飞机被迫低飞(约500米),只见炮弹在飞机上空爆炸。这时雷特蒙便向隐约可见的一艘小船俯冲,不慎机翼击水,随即失去平衡,坠毁于长江北岸海门宋季港东侧的江边。机组共11人,除前舱的3人跳伞遇救外,其他8人当场身亡。与雷特蒙同时遇救的其他两名飞行员是:少尉机械员纳思达,少尉报务员枷罗道。

跳下来的3个人都受了伤,雷特蒙伤势最重,他的脸、腿、臂等多处受伤,牙齿也掉了。两名轻伤飞行员将雷特蒙拉上飞机放下的橡皮艇,用力向北岸划去,划了好一会不得向前,原来橡皮艇上有一根绳子绊在飞机的残骸上,他们将绳子割断,才划到江滩,躲入芦苇丛中。

1984年,阔别39年后重回海门宋季港,雷特蒙(左)抱着当年救命恩人。–《扬子晚报》2013年8月3日A09版

当时宋季港仍在敌伪统治区内,我新四军游击队也常出没其间。那天夜里我通海行署汇通区队发现宋季港附近有飞机失事后,当即派出有经验的侦察人员奔赴江边秘密侦察。不少群众听到爆炸声也纷纷赶到江边观看,只见一架坠毁的飞机尚在燃烧,江滩上趟着几具美军的尸体……

一根据醒民乡(今三和乡斗争大队)民兵小队长钮梦麟的妻子陆菊美回忆,那天晚上他们刚睡下,忽听到外面一声巨响,钮梦麟警觉地连忙起床,随即就赶到江边去查看。跑到浒通港(宋季港西)近旁,发现雷特蒙躺在芦苇滩上不能动弹,钮梦麟随即就把他背起来,送到保长秦雨生家里。秦保长家里正在煮棕子(端午节的前夕),见钮送来个美国人,顿时感到一惊,因为天一亮日军就可能前来搜查,谁家掩护了美国人,就要承担很大的风险。经过大家商量,决定在天亮以前把美国人送到北边(指游击区)去,转到移风乡。

移风乡乡长曹永华是我方的通海区路南六乡征粮联络站站长。钮梦麟与施良才、施石其等人连夜就将雷特蒙和另一名飞行员一齐送到移风乡,先停留在陆宝康家里,因为钮梦麟没有到过曹乡长家,就由陆宝康领着钮去找曹永华。曹乡长看到雷特蒙伤势比较重,又不能动,一时感到束手无策。钮梦麟做手势告诉雷特蒙,曹乡长是新四军,雷特蒙一言不发。后来醒民乡的财政助理周克昌找了个在上海做生意的会说几句“洋径洪”(意指勉强能说几句不熟练的英语)的俞连清,便与雷特蒙搭话,雷特蒙告诉他,希望找医生来。

曹乡长考虑一下,附近只有清华乡(现为天补乡)有个医生,叫陈渭滨,立即就叫通讯员悄悄去请陈医生。陈医生是第二天夜里去的,他为雷特蒙做了清创缝合手术,雷特蒙很满意。陈医生建议还是要找个翻译来才行。

第二天移风乡黄兴到下面又遇到一个美国人,黄兴向他招招手,他就过来了,黄兴叫他跟着跑,因为黄兴晓得昨天已有两个人被送到曹乡长那里去了,所以他也就把这个美国人领到曹永华家里。

美国飞行员起初神色很紧张,后因得到民兵和群众的全力营救,知道生命有保障,才渐渐安心。但因双方言语不通,无法交谈,第三天曹永华就请来了一位高中毕业生俞建新当翻译。·俞建新一面打手势,一面用英语和美军交谈,问清了他们的姓名和职务,看到了我国航空委员会发给他们的护照,是一块小绸布卷起来藏在金属管子里的。上面的文字大意是:“抗日友军,仰军民人等一体保护”,起始是“命令”二字,最后有,“蒋中正”的字样。并且得知这架失事的飞机是到长江口搜寻、轰炸日本军舰及运输船只的,他们还说美国的空军和海军都在对日作战,并已进入反攻,约需半年时间就可打败日本侵略者。大家听了非常高兴。俞建新告诉美国人,我们都是坚决抗日的中国人民,请你们放心,我们将不惜牺牲,营救你们脱险,帮助你们早日回国与家人团聚。,美国人流下了激动的眼泪,连声向大家道谢。

为确保三个美国飞行员的安全,这天晚上,又把他们转移到俞建新家里(曹永华宅西),俞宅四周树木竹林密布,周围的群众条件也很好,便于隐蔽。美国客人到了俞家,他们全家忙着接待,在朝南的屋里安排了两个美国人,另一个人住在朝西屋里。白天关前门,开后门,俞建新亲自守望,东、西宅民兵和群众密切配合,站岗放哨。同时曹永华乡长亲自到磨框镇(今瑞祥乡)找我方人员汇报,第一天没有找到,第二天才找到我汇通区政府的有关人员,区里指示速将美军送去,并答应派区队前来接应。

第四天中午,俞宅突然来了一个戴拿破仑帽子的人,询问三个美军的情况,并在俞宅前后看地形。此人自称是从江边来的。因为美军转移到俞建新家里,江边的人是不知道的,根据俞建新的分析是经化装的我侦察员,是为区队来接美国人作准备的。果然,那天下午4时许,以汇通区分队队长张铁为首的20多人,便衣、短枪来到俞宅。经俞建新介绍,张铁和三个美国人见了面,美国人见到了带枪的中国人,更加壮了胆。俞建新招待美国人吃批把,美军笑容满面地喊着:“NewFourthArmy”(新四军)。

夜幕降临,护送美国飞行员的汇通区分队从俞宅出发了。俞建新随军当翻译,曹永华另派了黄朝清和顾思义、顾思忠等人备了手推小车同行。那天三个美国人都穿上了我们老百姓的衣服,化装了一番。临行前,雷特蒙等美国飞行员还将身边携带的一张1元的钞票和火柴等赠送给施衡和曹乡长作纪念。

护送美军的队伍乘夜间快速行进,经过通海镇,沿通海界河东侧一直往北,跨过公路,绕过川港镇敌伪据点,黎明前顺利到达川港镇东北我汇通区政府所在地,受到区里同志的热情接待。停留了一天,仍由区队护送继续前进,俞建新继续随同前往当翻译,推小车的农民送到汇通区政府就回去了。

美国飞行员在通海行署所在地—海门中学上校北宅(今三星乡西北)休息了两天,行署负责人赵济民特请陆人俊、沈紫石两位老师当翻译,前往看望美国人,并向他们宣传我党我军的抗日政策。接着区分队继续护送美国人到达南通县刘桥镇东南的陈家岱,找到我南通县政府及南通警卫团团部,受到热烈欢迎和接待。县长孙卜菩、县委书记顾尔钥等亲自接见,请他们吃晚饭。没有面包,就做大米饭、面条、大饼给他们吃,还给他们发了衣服。三个美国飞行员十分激动,高呼“毛泽东伟大!新四军好!”

后来南通县警卫团又加派侦察排短枪队继续护送美国飞行员到达黄海边的吕四港附近,乘海船去东台三仓河,到达苏中四分区和新四军一师三旅驻地,受到梁灵光、姬鹏飞等分区首长的接见。因为俞建新要去华中建设大学学习,因此分区给护送的队伍另外调配了一名译员随行。从专署到行署(由旅部到师部)俞建新就没有再当翻译,因为他要到行署换介绍信,然后到新四军军部报到,再进建设大学,所以他照样和他们一起行军。他们离开,东台经里下河的兴化、高邮一线到达苏中行署和一师师部,季方主任接见了俞建新等人。

他们离开师部,继续赶路,经过高良涧,穿过洪泽湖到达盱胎县城的新铺镇,新四军的建设大学就设在这里。美国飞行员等在建设大学校部稍事休息,俞建新告诉他们,这就是他来就读的学校,不能再与他们同行了。美国飞行员怀着无比激动之情,与俞建新依依惜别。

据俞建新回忆,听说美国飞行员当天下午就到了新四军军部,留美医学博士、军部卫生部副部长宫乃泉为3名美国飞行员仔细地检查了身体,并为他们医治。据说3名美国飞行员由新四军军部又送到某地八路军办事处,再转送到国民党第三战区司令部,大约呆了两个星期左右,便转到美军救护站,乘飞机去冲绳回到美国。

美机在长江坠落的那天早晨,南通、海门、三厂、启东等地的日伪军同时出动,杀气腾腾地直扑宋季港进行搜索,他们在江边发现了美军尸体,就用刺刀乱戳,据说有个别美军尚未气绝,就被活活戳死。敌人把飞机残骸拖回去,堆放在海门茅镇敌宪兵队(今海门印刷厂)门口。

日本军部还贴出悬赏布告:“……米机一架,坠落于宋季镇,米机师一名逃走,.无论何人拿获送部,每名赏洋一百万元……”当然这样的布告,只不过是废纸一张。

遗下的美军八具尸体,后来由当地群众安葬在附近。抗日战争胜利以后,驻上海美军曾数次派员乘舰艇前来宋季港导找美军尸体,在当地群众协助下,八具美军尸体终于全都找到了,用军舰装运去沪,由驻沪美军总部重新殡硷后,运送回国。驻沪美军对救护美国伤员、掩埋美军尸体的宋季港附近的抗日群众,曾几次前来道谢,还把有关人员接到上海,热情款待,并赠送扎物。

 

订阅
通知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