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宇明:双言双语生活与双言双语政策

——序《中国语言生活状况报告 2014》

0
30

李宇明:双言双语生活与双言双语政策

——序《中国语言生活状况报告 2014》

作者:李宇明

语言规划是为语言生活服务的。语言规划该如何制定,语言规划制定得合适与否,要 看它是否切合语言生活的实际,是否能够引导语言生活健康发展。因此要科学制定语言规划, 必须了解语言生活,了解语言生活的发展趋势。语言生活既是语言规划学的研究对象,也是 社会语言治理的对象和基本依据。

一、双言双语生活
中国当下的语言生活虽有不和谐的现象,但总体上还是健康且充满活力的,其最重要的特征,是由单言单语生活向着双言双语生活发展。

(一) 双言生活
“言”是指一种语言的不同使用变体,普通话、方言、甚至文言都是当今汉语的使用变体。双言生活也包括多言生活,是指在语言生活中使用两种或多种语言变体的情况。双言 生活已经成为我国的基本语言生活。

国家层面的语言生活以普通话为主,但是方言也在特定场合、特别领域发挥作用。比 如在全国的“两会”上,有用方言讨论国是者;一些高级公务员,有用方言行使理政职责者; 国家级的广播电视,也常能听闻方言之音者。省域层面的语言生活,基本上是普通话和方言 “双言兼用”;书面语以普通话为主,口语中方言与普通话平分秋色。县域层面的语言生活 可能是以方言为主,但普通话使用的场合越来越多,能说能听普通话的人越来越多。

从社会领域来看,广播电视领域以普通话为主,但也存在一些方言台、方言频道和方 言节目;方言在广播电视中的应用,南方甚于北方,地方甚于中央,不上星节目甚于上星节 目。教育领域以普通话作为基本的教学媒介语,但也有不少教师用方言讲课;方言的使用非 师范类学校多于师范类学校,理科教师多于文科教师,老年教师多于青年教师,高学段多于 低学段;此外,方言知识或是方言课,也纳入一些学校的校本课程。大众服务领域也是双言 并用,对外服务较多使用普通话,企业内部的工作语言,方言占有一定的使用比例。

双言生活古已有之,方言邻接处、移民都市里,古来都是双言兼用。但那时的双言生 活是“自然双言生活”,其特点是双语生活自然形成,双语中通用语的作用不突出,分布范 围较小。而今的双言生活是“理性双言生活”,是通过语言统一的社会语言规划形成的,是 通过学校教育形成的,普通话在双言中占主导地位,双言生活遍及全国。

(二)双语生活

“语”指不同的语言。“双语”包括“多语”,双语生活包括民族语和国家通用语、民族语和汉语方言、民族语和民族语、母语和外语等多种类型。我国双语生活的大概情况是: 民族地区双语生活基本普及。当然不同地区、不同民族在双语使用上有差异,有的地区、有的民族以母语为主,有的可能较多使用国家通用语言。 就全国范围来看,双语生活还只是在部分领域和部分场合。在国家重要的政治生活中,蒙、藏、维、哈、朝、彝、壮等少数民族语言,是法定的会议工作语言。地名标牌、公共指 示等城市指示系统,基本采用了双语或多语。政府、企事业单位的网页多数都有双语,起码 会有一个英文网页。在国际事务方面,双语居多。在中国召开的国际会议,基本上都采用双 语。高等教育领域也在提倡双语课程。在通讯、交通等公共服务领域,也有较多采用双语。 甚至在个人生活里也有双语应用,比如名片的正面印中文,背面多数印英文。

总体来说,双语生活在我国还是地区性的和领域性的,没有达到双言生活那样的普及程度。从发展趋势来看也不可能达到普及程度。

二、多元文化生活

双言双语生活是多元文化生活在语言领域的表现。可以毫不犹豫地说,我们处在多元
文化生活的时代。中华民族是由 56 个民族构成的大家庭,各民族的文化交融在一起,形成 了独特的多元文化。许多民族都有历史文化和方言文化,比如汉文化就有东西南北的差异, 有传统文化与现代文化的差异,古今方域的文化交汇在一起,绽开一朵朵文化奇葩。外国文 化不断引入中国,比如古代的印度文化,现代的欧美文化、俄罗斯文化、日本文化和韩国文 化等,都在不同程度地影响着我们的文化生活,中外文化交合在一起,形成文化的百花苑。 特别是欧美文化、日韩文化的影响,使中国由传统的多元文化社会发展到现代多元文化社会。

多元文化生活形成的重要原因之一,是有大量的双言双语人。是他们把不同的文化汇 集在一起,促进了文化的交流与交融。大量的双言双语人把不同的文化汇集起来,纵使是单 言单语人,也能够了解和享用多元文化。传统的中国早就是多元文化并存,但是儒家文化占 据着统领地位,在文化接触中常常同化其他文化,而且由于社会发展节奏缓慢,文化之间接 触的频度、力度相对较小,一般人常常感受不到异文化的影响。而今不然,交通、通讯和网 络的快速发展,不同文化的交流速度加快,交流范围加宽。现代通讯、传媒和网络, 将“秀 才不出门,全知天下事”的小夸张说法变成了鲜活的生活现实。
特别值得提出的是人口大流动。中国的人口流动前所未有,流动人口不断从农村到城 市,从小城市到大城市,从西部到东部。放眼世界,中国这种人口流动其实只是世界人口流 动的一个缩影,全世界人口也在快速流动,从一个国家到另一个国家,从小国家到大国家, 从不发达国家到发达国家。人口流动在世界各地都像是“俄罗斯套娃”,打开一个套娃,里 面还有一个相似的套娃,打开一个套娃,里面还有一个相似的套娃。大幅度、高频率的人口 流动,带动着文化的流动,给流动者和流动地带来不同文化的体验,多元文化生活逐渐成为 生活的常态。

纵向文化传承和横向文化传播是文化发展的两个方向,也是文化扩展的两种方式。过 去,文化以纵向传承为主,而今横向传播成为重要甚或是主要方式。横向传播的力度加大, 使得文化代沟越来越深,形成代沟的时间急剧缩短,过去几代人才能形成文化代沟,而今一 代人、甚至是 20 年、10 年就能形成一条代沟。祖、父、孙三代同堂,60 后、70 后、80 后、 90 后同戴一片天,但世界观、价值观甚至是生活嗜好,却可能大有不同,甚至是大相径庭。 与之相关,纵向文化的传承明显受到阻减,故而常常引发社会的文化焦虑。这种文化焦虑, 促使社会采取各种“文化保护”措施:第一,努力宣扬、弘扬传统文化,努力防范外来文化 的“渗透”,试图让本我文化在后代中顺利传承;第二,利用横向文化传播的机理与机会, 让自己的文化“走出去”,更多地对其他民族发生影响。同时也引发人们思考两个问题:第 一,如何吸收人类的优秀文化成果来发展自己的文化,使自己的文化更加强盛;第二,让社 会能够更好地适应多元文化生活。当然,这种文化焦虑有时也可能助长“民粹主义”“原教 旨主义”等情绪,助长“语言纯洁观”的流行,外来词、外语学习常常成为社会批评和改革 的对象。

不管人们怎样思考与行动,多元文化生活是不能回避、不可改变的现实。多元文化生 活要求人们具有跨文化生活的能力。跨文化生活能力应主要包括如下方面:第一,应当成为 双言人和双语人,具有跨文化的交际能力;第二,建构多元文化的知识框架,了解不同文化 的历史与现状;第三,树立正确的文化观,既能了解和守望本我文化,又要学会对异文化的 包容与尊重。

三、双言双语政策

双言双语生活,既是多元文化生活的表现,也是多元文化生活的促进因素。大量研究 表明,双言双语对个人的发展具有诸多优越性,比如:可以有更宽阔的文化胸襟,客观看待 不同文化和亚文化;可以有较强的跨文化交际能力,扩大活动半径和生活半径,易于找到较 为合适的工作,双语人的就业机会明显多于单语人;有利于开发不同脑区,丰富大脑的智慧; 甚至还能够预防、延缓老年痴呆症等。双言双语人有利于国家进步,能够引进异文化而增加 本我文化的发展活力,能够向外传播文化而增加本我文化的影响力,能够提升国家的语言能 力以帮助完成国家使命,能够提升国家的文化软实力甚至是与军事、经济等相关的硬实力。

造就双言双语人,营造双言双语生活,需要政策支撑。我国的教育正在批量培养双言 双语人,推广普通话造就了大量的双言人;推行国家通用语言、民族之间相互学习语言、外 语教育等,造就了大量的双语人或三语人。但是,对公民的语种能力国家还没有出台相应的 要求,对双言双语现象还缺少政策视域的研究和政策层面的自觉。在大量的教育实践的基础 上,为满足多元文化生活的需要,应制定合适的双言双语政策。

合适的双言双语政策,首先能够指导双言双语生活,规范某些层面、某些领域的双言 双语生活,减少普通话与汉语方言、国家通用语言与民族语言、中国语言与外语的矛盾冲突, 有利于构建和谐的语言生活。其次有利于培养优势双言双语人。优势双言人,其所掌握的双 言中包含国家通用语言;优势双语人,其所掌握的双语中,包含地区或世界较为通用的语言。 优势双言双语人是国家人力资源开发的重要内容。第三,能够保证国家特需的双言双语人的 培养。国家特需语言,是指国家在外事交往、国家安全、国际维和、文化传承、学术研究、 社会服务、经济发展等方面特殊需要的语言或方言。培养国家特需的语言人才,是国家能够 拥有处理国内外事务的语言能力的保证。

当前的语言规划表现出较浓的“单言单语”意识。在多元文化和双言双语生活的现实 中,应当确立“双言双语主义”,认识到双言双语是先进的语言生活,是未来公民的素质, 是强国智民的必由之道。在这种语言意识的基础上,认真研究双言双语生活,研究双言双语 人,语言规划及相关政策都能有利于双言双语人的培养和发展,有利于营造双言双语生活。 从而使国家和公民都能够适应已经成为常态的多元文化时代。

作者简介:
李宇明:北京语言大学教授,原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司长。

订阅
通知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