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通婚俗:摊喜床

0
15

南通婚俗:摊喜床

作者:许建香

来源:南通史志网

一般来说,南通地区新婚夫妇结婚第一夜睡的床是由别人铺的,且要在新娘子进门前铺好。沙地人管这种铺床叫摊喜床或摊床。摊喜床在启海地区也是一种风俗习惯。

摊喜床前的准备

床:最早床无脚,在环筒舍里打地铺,在地上铺些草即算是床。后来床有脚,是用泥和着草垒起来的,还有用”马马凳”(用树枝干钉成的条凳状物)、条凳当脚,用砖块叠成行当脚,然后发展到连体脚,如铺架子、竹榻、木床等。床垫从芦笆障(用芦苇折成,一层稀眼笆,一层实笆,稀实相叠,一为牢固,二为好口彩)、木铺板、棕绷到席梦思。不管什么材质的床,一般都是新床,就是用祖传的床,床垫也要换新的。过去还有一种床叫睏柜,不需要床垫,上面可睡人,下面可储存粮,后被淘汰。

被子:旧时,自家手工剥好黄棉花,用木榔头捶打捶打,用点布包包就算是被子了,后来变成请人弹被絮。计划经济时代,人们买点短绒(机器处理过的下脚料)再混点白棉花弹被絮。早先被面、被里都用老粗布,后来有了洋布,如今更是有各种质地、琳琅满目的布。20世纪七八十年代,有的女方陪嫁近20条被子,但只用其中两条来摊新床。后来,新娘子的陪嫁里有了床单,但不管什么质地的床单都不能在结婚那天铺在床上,即使是驼绒的、羊毛的也不行,只有在结婚的第二天才能铺上。因为它是被单,结婚成双成对,忌”单”字。被面、被里忌白色,在过去,再穷的人家结婚时也要买点染料将白粗布染成红色、酱色、蓝色等。被面忌用缎子,因为”缎子”与”断子”同音。忌用带格子的被里,因为”格子”与”隔子”同音,一般用条子布作被里。后来,人们图方便都用被套,但新婚之夜用的两条被子还是按习俗请人缝”和合被”,缝被的人选须是两位女姓长辈(如姑妈、舅妈等)。缝被时的注意点有:缝一条被只用等长的两根两股的红线,中间不能接线。两人面对面缝,起针、收针都不打结,且要一鼓作气缝完,缝得平平服服。”和合被”打包时,多数人家将两条被子分别折成方形,将帐子、枕头等夹在垫被中间,然后分别包在被单内,相对打结(不打女儿结),再将两包被子对合即成。也有少数人家将两条被子对合包在一条被单内。

枕头:枕头里面的填充物最早是用稻草,然后发展到用手剥棉、腈纶棉,再后来是用乔麦壳、茶叶、玫瑰干等。其中带棉籽的棉花是无论如何不能少的,因为”棉籽”与”绵子”同音。过去棉花种的多,整个枕头里都用棉花填充。后来棉花种的少了,但也要想方设法找两把放在枕头里。枕套颜色一般是大红、玫瑰红等,其上还带有”囍””鸳鸯戏水”等图案。

帐子:早先是用自家织的粗布帐子,后来发展到棉纱帐子、芦纱帐子、麻布帐子、尼龙帐子,有了高低床后就不用帐子了。结婚挂的帐子大多是粉红色。旧时穷人家挑两根直点的红筷,用两条等长的红线栓在筷子中央,就当作帐钩。后来是把铅丝掰成钩状,用红纸包裹。再后来才有塑料帐钩、铜帐钩、镀金帐钩等。但不管用什么质地的帐钩,都要用红线绳栓着。帐杆起先是用江芦(长在河边,外形似芦稷),后来用竹子。不管用什么杆子,都要两根一样长短,结疤相对应。挑好后将两根杆子捆在一起,用红纸包好。如果到别人家讨喜杆,还要包喜钱。

稻草:摊床要备些稻草。在过去,被子少,被褥质地差,摊床用稻草是为了暖和些、舒适些,不得已而为之。后来生活条件好了还用稻草摊床,那是人们将稻草比作金条,取意”黄金铺床,幸福万年长”。在不种水稻的地区,主家需在凌晨时赶到市集购买。不管是自家田里长的还是买的稻草,都需要经过精心挑选,只留下那些长长的、清白的、金黄色的稻草。

摊喜床的人选

摊喜床要两个人,一般选择一对夫妻或两个妇女。过去是家里人凑数,后来随着人们生活条件的提高,摊喜床的人选越来越讲究。主家会在亲朋好友中精心挑选:摊床人的生肖不能与新郎、新娘的生肖相冲克,有的地方会挑选一对属龙或属虎的夫妇摊床,祈盼后代生龙活虎;摊床人要健康、聪明、明事理、相貌姣好,忌单边人(即丧偶者),忌穿重孝者,忌孕妇;摊床人要有子息,有儿有女为好,有子有孙更佳,子息出人头地的更是锦上添花。还有的人家是长寿之家,老夫妻俩聪明能干,就自己给儿孙们摊床。

摊喜床的顺序

换被子。将男方父母的”过床被”从床上捧开,捧出新娘带来的”和合被”准备好。

挂帐子、帐钩。两人分别将喜杆的梢头镶入帐子的腰(指在帐帷与帐顶缝合处的前后两面,分别缝制约8厘米宽,用于穿杆的布套子)内,将帐子吊起来固定好,取意”喜帐高高挂,日子蜜蜜甜”。随后将帐钩上的红线绳系在喜杆上,要打活结,不能打死结。

铺稻草。将稻草铺在芦苇障或木板上,边铺边说:”稻草根冲冲,生个贵子叫我公公(祖父);稻草根拍拍,生个贵子叫我伯伯。”铺的时候要注意把稻草的梢与稻草的根相连,忌根与根、梢与梢相连,怕伤中间人。

摊被子。新娘带来的”和合被”一般是一条绿色被面,一条红色被面。摊床时,取绿色被面为垫被,红色被面为盖被。摊垫被时说:”摊里床生个大郎,摊外床生个二郎。”摊盖被时说:”一摊金,二摊银,三摊子孙一大群。”

放枕头。床东西头各放一个枕头,边放边说:”床东头枕头暖烘烘,生个小囝当状元公。床西头枕头软乎乎,生个小囡当皇太后。”

通东地区的摊喜床习俗与沙地人略有差异,他们在摊好垫被后就将盖被叠好放在床中央,两个枕头放在盖被上,并说:”被头折得确角方,生个儿子跑四方。被头叠得高嵩嵩,添个贵子住皇宫。”在被子摊好后,将糕糖、红枣、花生撒在床的四角,第二天让两个男童来摸喜果,取意”早生贵子,一生甜蜜,幸福万年”。

随着时代进步,风俗习惯也在不断改变。如今,年青人结婚富有新意,根据个人喜好定制婚床,购买现成的”和合被”,有的盖被的被面有百子图案,垫被的被面有龙凤图案。乡村里依然传承着祖辈流传下来的许多习俗,有些习俗不能一概归之为迷信,而是反映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对幸福前景的期盼,摊喜床是为明证之一。

(作者单位:南通市通州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订阅
通知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