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老师教作文

0
92

陈老师在正常的语文教学中,始终不忘对学生灌输南通方言。在教冯骥才的《俗世奇人》时,因为作品富含天津味,她让学生们学习写《我的同窗奇人》,鼓励他们像冯骥才那样在作品中添加家乡味,这家乡味无疑就要通过家乡方言体现了。有位同学写好了后让陈老师修改,陈老师又拿给我看,让我再把家乡味加加足,这不,下面是学生原作和经过我调过味的,也许矫枉过正了,呵呵~~

原文:

班级奇人——钱凌轩

五(11)班  黄明宇

我的同学钱凌轩是很有特点的:鸡窝似的头发,淡黄色的皮肤,大大的鼻孔,右脸上还有一颗黄豆大小的痣,让人一看就忘不了。

钱凌轩老喜欢绿色啦,因为他觉得绿色代表运气好。他经常说:“你看四叶草是绿色的,绿色代表好运来。”他有一顶绿帽子,绿帽子上有一个雪雪白的绒嘟嘟的球儿,他一看就撅起了嘴,纠起了眉头:“绿色就绿色,怎么能有白色呢?让我把它染绿吧”说着,他拿出一支绿色的马克笔,准备在白绒球上乱抹一气。没想到被他的铁兄弟周羽看到了,连忙劝阻:“你看这白绒球多好戏儿啊,你把它涂了,就只剩绿色,看起来多单调啊!”好说歹说,总算让他收回了笔。这顶绿帽子,他天天戴,天气暖了,老师让他拿下来,他还不愿意,仿佛怕好运走了似的。

钱凌轩是个乐天派,天天嘻嘻哈哈的,一脸不晓得愁滋味的模样。一次练习,我恁很多人都拿了个“优”,单单就他拿了个良。我以为他会唉声叹气,没想到,他算了一下分数,竟然咧开嘴笑了起来。我疑惑地问:“你笑什么?”他抓抓鼻子,兴高采烈地说:“你看我是88分,事实证明,以后我会发大财啊!当然开心啦!”说着,他还拿出钢笔擦,在上面工工整整地写了“今年一定发大财,不行明年接着来。”这样一副“对联”。我更奇怪了:“你怎么知道一定发财呢?”他一下子跳了起来,扭着脖子说:“这你还不知道,88,发发嘛!多吉利啊!”他的一番话和一系列动作引得周围同学都哈哈大笑起来。

钱凌轩上课也很不一般,会“逗人一乐”。一次上课,老师问:“迈克为什么要做地铁上学呢?”同学们都积极思考起来,而他却独树一帜,偏要抓些无关紧要的,他睁着一双好奇的眼睛,高举着手,老师以为他知道答案了,马上请他回答。没想到他却问起老师来:“为什么会乘地铁呢?南通可没有什么地铁!”边说边招耳朵摸鼻子,一副疑惑不解的样子。同学们都笑了起来,大毛同学就坐在他旁边,熬不住插嘴:“这故事又没有发生在南通,你就别问了!”眼看严肃有序的课堂气氛被他冲淡了,老师哭笑不得:“来,看看书,这故事是虚构啊,图上画着地铁呢!请下一个同学回答。”“哦。”钱凌轩呆呆地坐了下去。下一个同学准确无误地说出了答案,课堂里的笑声也渐渐平息了。这样的情况还有几次,有时别人已经说出了正确答案,可他偏偏思路清奇,抓些细节不放,渐渐地老师也不敢请他回答问题了,免得总出些状况,而他也不负众望,得了个“好奇宝宝”的绰号。

钱凌轩平时也很幽默。又有一次,他不知从哪儿找来一张绿色的纸,拿出一支马克笔,在上面胡乱画了几笔,又用手抠出两个洞。“瞧,我的奥特曼面具,盖亚——!”边说边向周围同学炫耀起来,大家见他神气活现,再看看那“奥特曼面具”,都熬不住摇摇头。“怎么?我不够威武嘛?看我冲锋——!”他取下面具,拔腿就往外跑,没想到,才迈开一步,就滑了一跤,整个人趴在地上。这滑稽的样子终于把周围的人都逗乐了!

这就是钱凌轩,我们班的“开心果”。总而言之,有他在,我恁开心得没魂!

调味稿:

班级奇人——钱凌轩

五(11)班  黄明宇  润色 陈老师

我的同学钱凌轩是很有特点的:窠样的头发,淡黄色的皮肤,大大的鼻孔,右脸上还有一颗黄豆大小的痣,人一看就忘不了。

钱凌轩老欢喜绿,因为他绿代表运气好。他经常说:“你看四叶草是绿的,绿代表好运来。”他有一顶绿颜色的帽子,绿帽子上有一个雪雪白的毛绒绒的球儿,他一看就起了嘴,起了眉头:“绿绿怎嗷好的唻我把它染绿吧!”说着,他拿出一支绿的马克笔,准备绒球上瞎搨一气。没想到他的兄弟周羽看到了,连忙劝阻:“你看白绒球多好戏儿啊,你把它涂了,就只剩绿,看上去多单调啊!”好说歹说,总算收了起来绿颜色帽子,他天天戴。天气暖了,老师下来,他还不情愿好运的。

钱凌轩是个乐天派,天天嘻嘻哈哈的,一脸不晓得愁滋味的架子。一次练习,我恁人都拿了个“优”,单单就他拿了个良。我以为他会唉声叹气,没想到,他算了下子分数,竟然嘴笑了起来。我好奇地问:“你笑甚呢?”他抓抓鼻子,兴高采烈地说:“你我是88分,事实证明,以后我会发大财!当然开心!”说着,他还拿出钢笔,赖上头工工正正地写了“今年一定发大财,不行明年接着来。”更呐一副“”。我更奇怪了:“你怎嗷晓得一定发财?”他一下子跳了起来,颈项一仄说:“佫个你还不,88,发发!多吉利啊!”他的一番话和一连串动作引得周围同学都哈哈大笑起来。

钱凌轩上课也老神的,会“惹笑”。一次上课,老师问:“迈克甚事地铁上学?”同学们马上动起了脑子,而他却别出心裁偏揪了无关紧要的问题不放。他瞪大了眼睛,手举了老高,老师以为他晓得答案了,就叫他回答。没想到他问起老师来:“为甚事要坐地铁?南通还不曾有地铁!”一头一头抓耳朵摸鼻子,一副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架子。同学们都哄笑起来。大毛同学就了赖旁边,熬不住叉嘴:“佫个故事又不是发生了赖南通,你就问了!”眼看严肃有序的课堂气氛打破了,老师哭笑不得:“来,看看书,佫故事是虚构,图上画了地铁赖下!请下一个同学回答。”“哦。”钱凌轩呆呆地坐了下去。下一个同学非常准确地说出了答案,课堂里的笑声也慢慢平息了。佫架子的情况还有几次,时候其他同学已经说出了正确答案,却与众不同、思路清奇,细节不放,久而久之老师也不敢他回答问题了,省得老是出洋相。他也不负众望,得了个“好奇宝宝”的绰号。

钱凌轩平时也幽默。又有一次,他不喇里来一张绿的纸,拿出一支马克笔,头混画了几笔,又用手抠两个洞。“,我的奥特曼面具,盖亚——!”一头一头跟旁边的同学炫耀起来,大家看了他神气活现又看看佮个“奥特曼面具”,一色熬不住摇摇头。“怎嗷?我不威武?看我冲锋——!”乖乖隆的咚,只见他面具拿了下来就往外跑,没想到,才跨了一步,就滑了一个死跟头,整个人趴了赖佮个好戏子儿的架子把大家滑惹笑了!

就是钱凌轩,班的“开心果”。总而言之,只要赖下,我恁大家都开心得没魂!

注:“绿帽子”可能小朋友不懂这个用语,大朋友都知道,我们修改润色同时避开了歧义。其实,普通话改方言不全是词汇的事儿,有的也牵涉到句式。

 

订阅
通知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查看评论